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辞赋骈文>> 名山赋

名山赋

游珠山赋 并序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东子钦   发布:2013年04月16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
  己丑岁春三月,既寒之后,余与文君兄等十余人游珠山。心腑畅然,悠哉自宁,恬然自安。念昔日文人墨客同游之托辞,风华有度,感慨万千。踽踽依风,快意而乐志;逸致闲兴,勃然而有情。余不胜欢喜,因作《游珠山赋》以纪之,以乐其志。是为序。
  天道悠悠,世事若浮,万物之生各得其宜也。夫人之立世,惟游者可览尽四方之土,踏遍万丈之途:陵霞泛月,茶山杯茗;荡舟湖海,把酒临风。其间意趣,不胜妙者,何其乐也!
  鲁东有一山,皓皓乎矗于胶州之南,曰珠山。珠山者,远旷纵深,方圆数十里,连绵不绝。居国家名胜之列,历年游者不胜。群山屹立,陡秀峻险,众峰迭翠,其势岿然。山内有白云寺,望夫山,齐长城,老君塔山,又有石老山,青龙潭。山水相依,锦绣铿然。古语有云:“东崂西珠,双珠嵌云”。青山碧水,蔚为壮观。故凡游者皆美曰:“珠山之妙,不能名也!”
  春风和畅,细水涓涓。清微之风,化养万物老也。沐春光以去露尘;浴清风以快心腑。余与众人从北门入,沿道而行。行未远,便见一潭:清水连轩,沧波潋滟,水声漾荡轻阔。潭面有青苔,远望之,似绿坪,似浓荫。曰苔何水而不清;曰水何苔而不绿。一友人戏曰:“此必游鱼之功耶?此必游者之功耶!”众人皆笑尔。其中情趣,不一而足。山水幽寻,风云路深。自小潭东行百二十步,便得一山。崇岫并立,丘壑依然;风烟满目,峥嵘浩荡。荫落落之长松,斯独茂于苍翠。森沉雾迷,由是为趣。忆往昔樵隐闲居,实为幽栖静养之次。望山林之故道,野荄丛生,纷华有性。鼷有隐穴,鹌居温巢。古藤联缘而抱节,幽涧蓄雾而藏烟。援至半山,望游者众聚一地,余等奇之,遂前往视之。近之,是为“狐仙洞”,洞内桌椅备整,中有巨型香炉,炉火甚旺。有祈福求瑞者,上香问安,三拜九叩,讫则旋出。
  日晞高山,海天汗漫。余等又前行数百步,见南浦之河。水激其岸,崩颓而奔波,水清明澈,可以窥影,令人独醉不能已也。“渔父游兮汉川曲,歌沧浪兮濯吾足。”坐道守节,不屈礼仪,可谓廉者。千金兮不能动其魂,权名兮不可撼其身。富华之前,淡泊明净,拂衣而去,彻比清廉。问今世之官朝,岂可得乎?
  事犹如昨,人今已矣。念昔日之良游,忆当时之君子。歌廉白之剑气,叹关张之正义。欣仁人君子于乱世;悲狡诡小人于清平。呜呼!夫人之一世,倘得君子为伴,披心相拥,夫复何求?
  余等又行良久,百转之后,终见峰巅。是时心激肺跃,众人莫不铿然。嗟乎,世之万物,一览无余。极千里于一瞬兮,寄无尽于云烟。烈风过而激天,下仰望而神颤。岁峥嵘兮日云暮,昔齐人块视三山。遥寄影于明月,赋诗曲于流年。聊度世以为娱,忽经年而忘返。苏武子有云:“努力爱春华,莫忘欢乐时。”邈繁嚣之地,奔踏六合为乐。此则,吾辈堪比南华老仙耶?
  呜呼!造化有常,随时上下,与俗推迁,庸非有道乎?何必心若止水,神若死灰。浮游于尘外之物,啸傲于人间之事。事不矜大,顺时行藏。跨蹑地络,心游四方。已矣哉!世事自此可见,又何为乎惘惘?
  嗟乎!大河泱漭,珠山旷荡;任物孤游,遗情直上。放浪于形骸,取俊于饶足。欻转人间,佳期如梦。独笑不能已也。悠哉游哉,亦是至矣。
  已而斜阳半明,情思纠结,沉吟放歌,飘渺若梦。众人乐而忘返,相视而笑,流连切切。归时莫之敢窥,恐再生恋眷。由是则欣然神趣,妙曼无尽,久荡心怀不忘,是为此游为乐也。
  己丑岁春三月初三日,黄岛子钦记。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