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墨精要 >> 文学鉴赏 >> 志怪小说 >> 神魔志怪短篇

三遂平妖传第十二回 包龙图下令捉妖僧 李二哥首妖遭跌死

繁体中文】 作者:(明)罗贯中 冯梦龙  发布:2013年08月02日  阅读: 次 【小字 大字

扫 码 阅 读


  诗曰:
  为人本分守清贫,非义之财不可亲;
  飞蛾投火身须丧,蝙蝠遭竿命被坑。
  温殿直带着一行做公的抢入面店里,只见和尚下楼来,温殿直便把铁鞭一指,交做公的捉这和尚。那和尚见人来捉,用手一指,可霎作怪!柜上主人,撺掇的小博士,并店里吃面的许多人,都变做和尚;温殿直与做公的也是和尚。若干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呆了。做公的看了,不知捉那个是得。面店里热闹一场,吃面的都自散了。温殿直看那主人家并众人,依旧面貌一般,看那店里不见了和尚。温殿直即时交做公的分头去赶;发报子到各门上去,如有和尚出门,便交捉住。
  即时温殿直回府,正值大尹晚衙升厅打断公事。温殿直当厅唱喏,龙图大尹道:“我要你捉拿妖僧,事体若何?”温殿直禀覆道:“使臣领相公台旨,缉捕弹子和尚。适来大相国寺前见一个行法的,叫做杜七圣,一刀剁下了孩儿的头;对门面店楼上有个和尚,把那孩儿的魂魄来收了,交他接不上头。杜七圣不胜焦燥,就地上种出一个葫芦儿来,把葫芦儿一刀剁下半个,那面店楼上吃面的和尚便滚下头来。和尚去楼板上摸那头来按上了,下面孩儿的头也接上了。使臣见这般作怪,交人去捉。只见那和尚把手一指,店里人都变做和尚,连使臣并手下做公的也变做和尚,交使臣没做道理处。告相公,这等妖人,实难捕捉出赐相公麾下。”龙图大尹道:“我乃开封一府之主,似此妖人在国之内,恐生别事,朝廷见罪于我。”即时分付该吏写押傍文,各门张桂。一应诸处庵观寺院人等,若有拿获弹子和尚者,官给赏钱一千贯。如有容留来历不明僧人,及窝藏隐匿不首者,邻佑一体连坐。因此京城内外说得沸沸的。
  却说东京市心里,有一个卖青果的李二哥,夫妻两口儿在客店里住,方才害病了起来,没本钱做买卖,出来求见相识们,要借三二伯文钱做盘缠。当日出去借不得,归东闷闷不已。浑家道:“二哥!你今日出去借钱如何?”李二道:“好交你得知,今日出去借不得钱。街上人闹哄哄地,经纪人都做不得买卖。说昨日一个和尚,在面店楼上吃面,只见他的头骨碌碌滚落地来,他把手去摸着头,双手捉住耳朵安在腔子上,依旧接好了。做公的见他作怪,一齐去捉他,被那和尚用手一指,满店里人都变做了和尚一般模样。如今开封府出一千贯赏钱,要捉这和尚。元来这和尚三五日前曾骗了善王太尉三千贯铜钱,叫做弹子和尚。”浑家道:“二哥!真个有这话么?”李二道:“我方才看了榜来,为何与你说谎!”浑家道:“二呀!我如今和你没饭得吃,若有采时,捉得这个和尚,请得一千贯钱来把我们做买卖,却不足好?”李二道:“胡说!官府得知不是耍处。”浑家道:“我包你请得一千贯钱便了。”李二道:“你怎地交我请得一千贯钱?”浑家道:“二哥!好交你得知,这和尚不在别处,远便十万八千里,近便只在目前。”李二哥道:“在那里?”浑家道:“在间壁房里。”李二哥道:“你见他甚么破绽来?”浑家道:“间壁这个和尚,来这里住有三个月了,不曾见他出去抄化,也不曾见他与人看经。每日睡到吃饭前后才起来出去,未到黄昏后吃得醉醺醺地归来。我半月前,因吃了些冷物事,脾胃不好,肚疼了,要去后,怕房里窄狭有臭气,只得去店后面去上坑,却打从他房门前过,那时有巳牌时候,只见他房里闪出些灯光来。我道这早晚兀自有灯,望破壁里张一张时,只见那和尚睡在床上,浑身迸出火来。和尚把头抬一抬,离床直顶着屋梁,唬得我不敢东厕上去,便归房里来了。这和尚必然就是妖僧!”李二哥道:“这事实么?”浑家道:“我与你说甚么脱空!”李二哥道:“你且低声,不要走漏了消息!”分付了浑家,出门一地里迳到使臣房来,却又不敢入去,只在门前走来走去。做公的看见,喝声道:“李二!你有甚事,不住在此走来走去?”李二道:“告上下!男女有件机密事,将来见观察。”做公的应道:“你在门首伺候,待我禀过方可入去。”
  适值温殿直正在厅上,做公的禀道:“告观察!卖果子的李二在门外走来走去,我问他,他道有机密事要见观察。”温殿直道:“叫他人来。”做公的出来,引李二到厅下,唱了喏。温殿直见了,不敢惊他,笑吟吟地问道:“李二哥!有甚事来见我?”李二道:“告观察!男女近日因病了,不曾做得道路。早间出来干些闲事,只见张挂榜文,男女也识几个字,见写着出一千贯赏钱捉妖僧。归去和浑家说,浑家道:‘隔壁歇的和尚是妖僧。’”温殿直不敢大惊小怪,笑着道:“李二哥!这件事却要仔细,你夫妻两个见他甚么破绽来?”李二把浑家的言语说了一遍。温殿直道:“这事却要实落,你去补一纸首状来。”李二应了出来,央做公的草了稿儿,讨一张纸,亲笔誊了真,入来当厅递了。温殿直道:“如今这和尚在店里么?”李二道:“每日子饭后出外,到黄昏便归。”温殿直道:“你且在这里坐下,待我交人去买些酒来与你吃。”不多时买将酒来,交李二吃了。温殿直叫过做公的来,交李二做眼,带一行人离了使臣房,取路来客店左侧一个开茶坊的铺里坐了。交李二走来走去看那和尚。
  当日未有黄昏时候,只见那和尚吃得醉醺醺地,踉踉跄跄撞将来。李二慌忙入茶坊里见温殿直道:“告观察,和尚来了!”却好和尚走到茶坊门前,温殿直指着一行做公的道:“捉这妖僧!”众人发声喊,正似皂[周鸟]追紫燕,猛虎啖羊羔;一发都上,把那和尚横拖倒拽,把条麻索绑缚了。众人前后簇拥,押着迳奔甘泉坊使臣房里来。温殿直道,”惭愧!干办得这场公事,且交龙图相公安心。”众人把那和尚捆缚做馄饨儿一般,那和尚醉了不醒,[鼻句][鼻句]地睡着。温殿直即时进府,申覆大尹道:“妖僧已拿下了。本合押赴厅前,因这和尚大醉不省人事,见在使臣房里。禀领相公台旨。”龙图大尹见说,交且牢固看守,待来日早衙解来。温殿直出府到使臣房里看那和尚酒还未醒,分付众做公的小心看守。
  却说那和尚到半夜酒醒,觉道好不自在,开眼看见灯烛照耀如同白日,两边坐着都是做公的。和尚问道:“这是那里?”做公的道:“这是使臣房里。”和尚吃惊道:“贫僧做甚么罪过,将我来缚在这里?”众做公的情知这和尚是个妖僧,不敢恶他。内中有一个年纪老成的做公的道:“和尚!你不要错怪我们,这是我们的职事。我们家中各有老小,不去惹空头祸。因你客店里隔壁卖果子的李二说,你住了三个月,不曾与人看经,又不出去抄化,每日吃得醉醺醺地。说你来历不明,因此我们来捉你。”和尚道:“我自有官员府院宅里斋我,这也不干他事。”公的道:“和尚!没奈何,等到天明,你自去大尹面前和李二分辩。”将有五更,温殿直交做公的簇拥着和尚入开封府的廊下伺候。
  大尹升厅,四司六局立在厅前:只见大尹出来,公座甚是次第;一似水晶灯笼,却如照天腊烛。皂隶喝:“低声!”温殿直押那和尚到厅下,唱了啼。大尹看了李二的首状,看着和尚焦燥道:“叵耐你出家为僧,不守本分,辄敢惑骗人钱财!”交狱卒取面长枷来,把和尚枷了,叫两个有气力的狱卒过来。”与我把这和尚先打一伯棍,却再审问他!”狱卒唱了喏,将和尚腿上打不得两三棍,众人发声喊,门子喝:“低声!”喝他们不住。大尹见枷窟里不见了和尚,却缚着一把苕帚。大尹道:“怎有这般妖人,方寸捉那和尚枷在这里,却如何是把苕帚?”
  正说之间,只听得府衙门处有人发喊,大尹惊问:“有甚事?”把门的来报道:“告相公!有一僧人在门外拍手大笑道:‘好个包龙图,无奈何我贫憎处!’”包大尹听得说,大怒道:“这厮敢如此无礼!”即时交人下手去捉:“这番捉着妖僧,依例赏钱一千贯。”当时做公的奔出府门,迳来捉这妖僧。和尚见人来捉他,连忙走到街市上,不慌不忙,摆着褊衫袖子去了。做公的见了,紧赶他紧走,慢赶他慢走,不赶他不走。做公的赶得没气力了,立住了脚;只争得十数步,只是赴他不看。众人将赶到相国寺前,那和尚在延安桥上,望见众人赶来,和尚连忙走入相国寺山门去了。
  温殿直道:“这和尚走了死路,好歹被我们捉了。”分付一半做公的围住了前后寺门,一半向佛殿两廊分头赶捉。只见本寺长老出来与温殿直相见了,道:“告观察!本寺是朝廷香火院,观察为甚事,将着一行人,手执器械来寺中大惊小怪?”温殿直道:“我奉大尹相公台旨,赶捉一个妖僧到你寺中,你莫隐藏了,会事的即便缚将出来。”长老道:“敝寺有百十众僧,都是有度牒的。但有挂搭僧到寺中,知客不曾敢留过夜,若是观察赶到寺中,必然认得此僧,何不便捉了,却来这里讨人?”温殿直道:“这妖僧骗了善三太尉三千贯钱,蒿恼得一府人不得安迹。若不送出来时,我禀过大尹,交你寺中受累!”唬得长老慌了,道:“告观察!本寺僧都是明白的,不是妖僧。若不信时,都叫出来交观察一一点过。”温殿直道:“最好!”长老即时鸣钟聚集本寺百来僧众,交温殿直点视。温殿直同做公的看时,都叫不是。温殿直道:“长老!我亲自赶入你寺里来,如何便不见了?须是交我们搜一搜一看!”长老道:“贫僧引路,交观察搜便了。”从僧房里到厨下,净头,库堂,都搜不见。转身到佛殿上,见塑着一尊六神佛,三个头一似三座青山,六只臂膊一似六条峻岭,托着六件法宝。温殿直道:“寺内不塑佛象,却缘何塑那吒太子?”长老道:“那吒太子是不动尊王佛,以善恶化人。”温殿直与众人见殿上空荡荡地,只见那吒。一行啊人正出殿门,只听得佛殿上有人叫道:“温殿直!包大尹交你来捉贫僧,见了贫僧如何不捉厂温殿直与众人回头看时,却是那那吒太子则声。众人看那那吒,泥龛塑就,五彩妆成,约有一丈五尺来高;六只臂膊旱旱地动,三颗头中间这颗头张开口,血泼泼地露出四个獠牙,叫道:“温殿直!你来捉我去!”唬得长老和众人大惊,道:“作怪!作怪?”众人要来捉那吒,却又是泥塑的,如何捉得他去!那那吒又叫道:“怎的不交人来捉我去?”众人商议道:“莫不是泥塑的那吒成了器,出来恼人么?如今去禀覆大尹,须把那吒来打坏了,便不出来恼人。”长老道:“观察,这个使不得!妆塑的工本大,将他坏了,日后难得成就。”温殿直道:“今日不祛除了,恐成后患!”众僧中一个有德行的和尚,合掌向佛前道:“龙天三宝,可以护法,逐遣妖僧出来,不则恐妄坏了神像。”祷祝已毕,只听得外面有人拍着手呵呵大笑道:“观察!我在这里,何劳费力?”一行做公的见了,正是和尚。发声喊,都来捉妖僧。只争得十来步远,只是赶不上。那和尚引着一行人,出了相国寺,径奔出大街来,经纪人都做不碍买卖,推翻了架子,撞倒了台床,看的人越多了。赴来    赶去,直赶出了城。过了接官厅,将到市稍头,那和尚叫道:“你众人不要来赶了,我贫僧自归去了罢!”看着汴河里涌身一跳,只听得腾地一声响,和尚蹿入水里去了。众做公的道:“今番好了!得他自死在水里,也省了许多气力。”那汴河水滴溜溜也似紧的,众人都道:“他的尸首不知[氵吞]到那里做住!”温殿直只得回去禀覆大尹,正值大尹在厅上打断公事,温殿直唱了喏,把捉妖僧的事从头说了一遍。包大尹听了,道:“叵耐这厮,恼得我也没奈他何,得他自跳在水里死了也罢!”
  说由未了,只听得阶下有妇人声叫屈,大尹问道:“为甚事叫屈?”妇人道:“告相公!丈夫李二为出首告妖僧,已经捉获到官,仅将我丈夫拘禁。于今妇人也不愿支赏钱,只要放丈夫回家,趁口度日,出赐相公台旨。”大尹道:“李二首告得实,合给赏钱与他,如何把他监禁了?”温殿直道:“不曾监禁他,朝夕管待他酒饭,留在使臣房里,伺候相公台旨。”大尹交叫他出来,温殿直即时到使臣房里,叫出李二到厅下。大尹道:“既出榜文在先,合给赏钱一千贯与他。”当时东京一贯钱值银一两,李二是个穷经纪人,平白得了一千贯钱,非细的好了。李二夫妻两个当厅领了赏饯,谢了大尹,出府门回到店里。
  古往今来,说话的总是一般;没钱便罢休,有了钱便有沈待诏来撺掇,张博士来相帮。李二去相国寺前典了一所屋子,门前开一个大果子铺;夫妻二人,丰衣足食。时遇冬天,半日有晌午前后,生着一炉栗炭火,安排了几杯酒,夫妻两正向火吃酒之间,只见一个人走入来,叫声:“李二郎!有细果买些个!”夫妻二人却认得是和尚,惊得木呆了。和尚道:“李二郎!你不因贫僧,如何得有今日快活?我特来问你求一斋。”他夫妻两个有一个会事的,就出来拜谢了这和尚,便斋他一斋打甚么紧,终不成他真个要你的斋吃?他来试探你也未见得。或者把几句好言语指断他,交他离了我家便了。李二夫妻却没有这般见识,千不合,万不合,起个念头道:“你这妖僧!说你被做公的赶捉,跳在汴河水里死了,你却因何又来我家引惹是非:你若会事,快快走去,若少迟延,我这里叫一声,当地巡军来捉你去吃官司不要怨我!”和尚道:“若奈何得我时,捉了我多日了。你首我吃官司,我又周全你请了一千贯赏钱,交你夫妻二人快活受用。我来见你,你合当谢我;倒发恶念头,要叫做公的捉我。你这汉子甚不近道理,交你受些疼痛!”用手一指,喝声道:“疾!”只见那李二向的火盆飞起来,望李二脸上只一掀,李二大叫一声,忽然倒地。浑家慌忙来救,扶起来看时,栗炭火烧得脸上都是潦浆泡,看那和尚时,不见了。
  李二被火烧得疼痛不可当,没钱时也只得自受休了。因有了这几贯钱,便请医人救治。敷上药,越疼得紧。叫了三日三夜,烦恼得浑家没措置处。只见门前一个道人,青巾黄袍,走到柜边,叫声:“抄化!”李二嫂道:“我家没事时,便与你两三个钱打甚么紧,这里人命交加,却没工夫与你。”先生道:“娘子!你家中有甚事!”李二嫂道:“好交先生得知,被一个妖僧把我丈夫泼了一脸火,烧起许多潦浆泡,敷上药越疼。叫了三日三夜,只怕要死。”先生道:“娘子!贫道收得些汤火药,敷上便不疼,疮瘢便脱落。屡试屡验,救了许多人。”李二嫂道:“休言便好,口止得疼痛时,自当重重相谢。”先生道:“你去请他出来,就取些水来。”李二嫂入去扶出李二,把碗水递与先生。先生把一个药包儿抖些药放在水里,用鹅毛蘸了敷在疮上,李二喜欢道:“好妙药!就似铺冰散雪的便不疼了。”先生道:“这个不为奇妙,即时下落疮瘢交你无事,你意下如何?”李二道:“若得恁地,感谢先生!”先生道:“此乃热毒之气,你可出外面风凉处吹着,疮瘢即便脱落。”李二依先生口出街上来。先生交李二坐在凳上,先生看着李二道:“你叫三声‘疮瘢落’,这疮瘢便落下来。”李二听得好喜欢,尽性命叫了三声,贝见那李二坐的凳子望空便起,去那相国寺十丈长的幡竿顶上,不歪不偏,端端正正搁一个住。街上人见了,发起喊来。李二嫂出来看见,吃了一惊,道:“苦也!苦也!先生!我丈夫如何得下来?”先生道:“不要慌!我交他下来,交你认得我则个。”那先生脱了黄袍,除了青巾,李二嫂仔细看了一看,唬得叫声苦,不知高低:元来却是妖僧。那和尚道:“你丈夫不近道理,一心只要害我,却又害我不得。我且交他在幡竿上受些惊恐!”街上人闹闹哄哄都来看,内中有做公的看见道:“见今官司明张榜文。堆垛赏钱要捉妖人。这和尚又在这里逞妖作怪,须要带累我们。”做公的与当坊里甲一齐来捉这和尚,那和尚望人丛里一躲便不见了。众人道:“自不曾见这般蹊跷作怪的事!”那李二紧紧地坐在幡竿顶上,下又下来不得,众人商议救他,又没有这般长的梯子,惊动了满城军民,都道:“这和尚却也利害,这个人如何得下来?”
  却说当坊巡军,飞也似来报包大尹。包大尹即时坐轿来到相国寺里,下轿,排开交椅,坐在殿前,抬起头来看时,见李二坐在幡竿顶上凳子上,高声叫救人。包大尹寻思没个道理救他下来,交叫他妻子来问他。李二嫂向前拜了,包大尹问道:“你丈夫为何缘故得在上头?可对我实说。”李二嫂把和尚投斋泼火的事,道人敷药的话,一一说了。包大尹道:“叵耐妖僧恁般无理,若今次捉住,断然不与干休!”说由未了,佛殿上一壁厢走出一个和尚来,到大尹面前唱个喏。包大尹睁着眼问道:“和尚!你有甚事来见找?”和尚道:“贫僧有个道理交李二下来。”包大尹道:“吾师若救得李二下来,当以斋供相谢。”只见这和尚轻轻地溜上幡竿,双手抱着李二,高叫道:“包龙图!你是清正的官,我贫僧不敢来恼你,我自问善王太尉化得三千贯钱,干你甚事,你却要来捉我?我无可报答你,还你一个李二!”从空中把李二直撺下来。众人发声喊,看那李二时,正是:
  身如五鼓[口卸]山月,命似三更油尽灯!
  毕竟李二性命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文秘范文
文秘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