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秘工作>> 实务性工作>> 经验做法

经验做法

我用笔墨战疫情

以稿换稿】  作者: 成文   发布: 2020年02月03日   阅读: 次 【    】【收藏

今晚,我又修改了一篇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讲话稿——这已是春节假期,我执笔起草和修改的第十三篇工作文稿了。

从大年初一到初八,13篇稿子,包括1个请示、1个传达提纲、2个会议纪要、2个领导讲话、2个工作方案、2篇新闻、3个通知。这些稿子,基本上是“一稿过”,也有个别改了5稿(2次大改,3次小改)。我为此付出的“代价”,是整个假期几乎天天都在“战斗”,其中初四那天更是通宵鏖战。化用辛弃疾的一句诗来说,这个春节,既有丝竹衔杯乐,更有龙蛇落笔忙。

确实,这是一场战斗,但绝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——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,我参与守卫的,只是一方平安;我所负责的,只是政治工作中的一部分。

这场大规模的疫情防控阻击战,也是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保卫战。从南方到北方,从城市到乡村,从党员、干部到群众,人人都是战斗员。最值得钦佩的,是那些挺身而出、冲锋在前的“白衣战士”。很可惜,尽管我学医多年,又在医科院校教了多年书,但因为组织需要,15年前转了行,这一次没能重披那白色的“战袍”。但是,我也有我的参战方式——

岗位就是战场。在我们机关大院的武警岗亭上,有一幅醒目的标语:哨位就是战场,执勤就是战斗。套用这句话,对每一个参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国家公务人员来说,岗位就是战场,履职就是战斗。我们必须守土担责、守土尽责,严防死守、寸步不让。

笔墨就是武器。医生有医生的武器,我们文人有文人的武器。19世纪二三十年代,伟大的民主战士鲁迅手握X,写下了一篇篇战斗檄文,毛泽东评价为“像投枪,像匕首,直刺向黑暗势力”。我们没有鲁迅先生的才华,没有他那样的战斗力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以笔为枪、以墨为弹,以为疫情防控斗争献计献策、加油鼓劲的方式参与战斗。

打赢防控疫情阻击战,关键在于科学防控、精准施策。我们的笔之所向、墨之所落也要务求精准。

一要精。时间就是战机,效率就是生命。我们起草文稿文件,能快就不要慢,能短就不要长。发文件不在于多,而在于务实管用。可发可不发的文件不要发,一个文件能贯到底的要一贯到底,能用即时通讯工具发的就不要发红头文件,一切为了抢时间、提效率。

二要准。“准”源于对工作方向的准确把握,及时对标对表中央精神是把准方向、校正偏差的关键;“准”依于对工作实际的准确了解,察实情是出实招、求实效的前提;“准”在于对问题困难的精准发力,疫情防控工作存在哪些短板、弱项、盲区、漏洞,我们就要瞄准哪里,把火力集中到哪里,靶向治疗、对症下药。

随时都能战斗。上面所说的13篇稿子,有4篇是我在岳母家里(和我的小家在一个城市)完成的,3篇是在办公室里完成的,其余6篇都是在家里完成,通过邮件和微信传输给单位值班人员往下走文的。

我们搞文字工作就是这样,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多是横戈马上行”(明·戚继光的《马上作》),随时随地都可以拿起笔来、投入战斗——好的一面,是工作自由度大,不怎么受办公条件限制;不好的一面,是降低了生活的自由度,甚至工作和生活常常搅作一团、分不清楚了。

弃医从政这么些年,我在火车上、飞机场写过稿,也在年初一加过班。最高“纪录”,是连续3天3夜不合眼。即使年逾不惑,还多次持平这个纪录。去年整整一年,“出产”综合文稿292篇,所有双休日加起来,我只休了2天。

“苦不苦,想想机关作八股;累不累,看看写手遭的罪。”但是,与那些冒着被病毒感染的危险,日夜战斗在疫情防控第一线、最前沿的白衣天使相比,我这些许付出只能算是“小儿科”。

当你因为加班加点“熬稿子”而抱怨不已的时候,想一想那些对熬更守夜习以为常的白衣战士吧!

当你坐在办公室里,在茶香氤氲、烟气缭绕中,因为“憋稿子”而感到难受的时候,想一想那些穿着从头WZ到脚的防护服、走路带着小跑、几个小时连水都不敢喝一口的白衣战士吧!

当你因为疲倦厌烦而降低文稿标准、觉得“差不多就行了”的时候,想一想那些无论多么疲惫,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生怕有半点儿闪失的白衣战士吧!

想到这些,你就会觉得我们的文字工作中时时处处都有那么多“小确幸”,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,还有什么理由不紧握手中的笔呢?

明天——哦,不对,是今天,现在已经是凌晨,再过几个小时,很多体制内的单位就要开年上班。随着人员流动性增强,新一轮疫情防控阻击战必然会更加激烈,我们以文助战的任务也必然会更加艰巨。

拙笔愈发闲不得,宜将剩勇追穷寇。

待到魑魅尽灭时,看我纵情写凯歌。

(2020年2月1日完稿,2月3日修改)

【来源:三好公文课公众号】  

 

相关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