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墨精要 >> 文学鉴赏 >> 侠义小说 >> 小五义

小五义第五回 王爷府二贼废命 白义士坠网亡身

繁体中文】 作者:(清)佚名  发布:2013年06月22日  阅读: 次 【小字 大字

扫 码 阅 读


  且说五老爷与大人分手,回归自己屋内。五鼓,意欲上王府,天已太晚,明日再去。叫张祥儿备酒,再也吞吃不下,如坐针毡,如芒刺背。唤张祥儿取笔来,书写字柬,折叠停妥,交与祥儿,言道:“今晚间不归,明日早晨交与先生,叫他一看便知分晓。少刻天亮我就出去。大人和先生若问,你就说你老爷出去时,未曾留话,不知去向。倘若一时之间说将出来,大人将我追回,你也知道你老爷的性情,一刀将你杀死,然后再走。”张祥儿一闻此事,脑袋直出了一股凉气,焉敢回答什么言语,只是吓的浑身乱抖,泪汪汪地道:“大人不是不叫你走么?”五爷道:“你休管闲事。”
  天已大亮,五爷怕大人起来,换了一身崭崭新的衣服,武生相公的打扮。
  张祥儿说:“老爷你可早点回来。”五爷哼了一声,扬长而去。衙门口许多官人问道:“老爷为何出门甚早?”他并不理会大众,自己出上院衙。不敢走大街,净走小巷,总怕大人将他追赶回去;以至吃饭吃茶,尽找小铺面的茶馆饭店,也是怕大人将他追赶回去。整游了一天,天已初鼓之后,人家要上门咧,将自己跨马服寄在饭店,如数给了饭钱、酒钱。
  天到二鼓,出饭店直奔王府后门而来。未带夜行衣靠,也没有飞抓百练索。掖衣襟,挽袖裤,倒退数十步,往前一纵,蹿上墙去。并不打问路石,飞身而下,看了看,黑夜之间并无人声犬吠。奔木板连环,行至西方,并不周围细看,就从西方而入。自己说过拿此处看作玩艺一样,又来过一次,公然就是轻车熟路一般。亮刀点开双门,用眼一看,乃西方兑为泽,泽水困、泽地革、泽山咸、水山蹇、地山谦、雷山小过、雷泽归妹。自己想:必须入地山谦方好。里边本是七个小门。逞聪明并不细数,总是艺高人胆大。
  五爷一生的性情,凭爷是谁也难相劝。这就是俗言“河里淹死会水的”。
  智爷来的时节,俱是生发自己;五爷这次来,是克着自己。西方本是一层白虎;本人又穿白缎衣襟,又是白虎;又叫白玉堂,又是一个白,岂不是又一层白虎;犯三层白虎。抖身窜入小门,本欲进地山谦,不想错入七门中,乃雷泽归妹。五爷一瞧,说:“不好。”按说雷泽归妹可也是吉卦,可看什么事情。若要儿女定婚,乃大吉之卦。有批语就是不利于出征。虽不是出征,也要分个优劣,强存弱死,真在假亡。五爷一瞧,卦爻不吉,抽身欲回,焉得能够?早有两边底板叭咯一响,上来了两个全都是短衣襟,六瓣帽,薄底靴,手持利刀,怒目横眉,声音叱吼说:“好生大胆,前来探阵。”五爷未能出去,两个人已到,立刻交手。未走半合,就把过度流垦灵光、小瘟蝗徐畅两个人杀了。五爷一笑:“哈哈哈,王府的毛贼就是这样无能之辈,就不必反身回去咧!凶卦中的贼人已死,又何必多虑!不如早早上冲霄楼,将大人印信得回,省得大人在衙中提心吊胆。”脚着卍字势当中,尽是如走平地一样,并不格外仔细留神。过日升亭,走月恒亭,奔石象、石璟,看见黑巍巍,高耸耸,位列上中下,才分天地人,好一座冲霄楼!
  五爷暗暗欢喜,想大人印信必在头层楼上。细想上楼之法。见石象、石璟上的宝瓶与聚宝盆当中,有两条毛连铁链,当中交搭十字架,上边挂于头层瓦檐之上。五爷想:掐铁链而上。行至中间,将刀反倒插入鞘内,归身一纵,伸双手揪铁链,随掐随上,掐至中间,耳轮中忽听见喀喇刺哗喇喇往下一松,说声:“不好!三环套索。”五爷深知那个厉害。上身躲过,腰腿难躲;腰腿躲过,上身难躲。若要稍慢,上中下三路,尽被铁链绕住。五爷在
  陷空岛拾夺过此物,焉有不认识的道理?!有个躲法,除非是撒手抛身。说的可迟,那时可快。声音响,早就撒手抛身,不敢脚沾于地,怕落于卍字势旁,滚板之上,那还了得。故此拧身踹腿,脚沾于石象的后跨。谁知那石象全都是假作,乃用藤木铁丝箍缚,架子上用布纸糊成。淡淡的兰色,夜间看与汉白玉一般。腹中却是空的,乃三环套索的消息。底下是木板托定,有铁横条、铁轴子,也是返板,前后一沾就翻。五爷不知是害,登上此物就翻,这才知晓中计,说“不好”,已经坠落下去。仗自己身体灵变,半空中翻身,脚冲下沾实地,还要纵身上来,焉知晓不行,登在了天宫网上。
  此石象、石璟,乃是两个阵眼。上是三环索,下面是天宫网同地宫网。
  若要有人登上,就是往下一拍、一扇、一动,十八扇全动  (五爷同智爷双探铜网阵时,不容智爷说,就自逞奇能,故此前文表过,净说了上头,没说下①头。智爷以为五爷全知,就不必往下再说了。看此也是定数,非人力所为)。
  五爷一登,翻身坠落盆底坑中。挺身拉刀,见四面八方,哗喇喇哗喇喇地类若钟表开闸的声音。五爷早被十八扇铜网罩住在当中。
  若问十八扇铜网的形势:二指宽铜扁条打成,高够一丈二尺,上头是尖的,两旁是平的,下有一根横铁条。两边有两个大石轮子,按的是阴阳八卦,共十六扇。连天宫网、地宫网共十八扇。扁铜条造就有胡椒眼的窟窿,上带倒须钩。十八扇网俱在盆底坑上,倒放着单有十八把大辘轳,黄绒绳绕定,挂住钩环,下边并有总弦副弦十八条。小弦绕于消息之上。盆底坑何为?盆底上宽下窄,消息一动,网起一立,往下一拍,石轮走动,由高往下,比箭还疾。顷刻间,就把五爷罩在当中,四面八方,缘丝合缝。铜网罩紧,就类似回回的帽子一样。网一罩齐,下面金钟响亮:“咚咚咚咚。”
  五爷一瞧把自己罩在铜网的当中,却看铜网的形势,吓了一跳。你道这铜网阵在冲霄楼的底下,怎么会看的这么真切?皆因是冲霄楼头层,搁的是②盟单、兵符印信、旗纛、认标等物。二层是王爷的议事庭,议论军国大事的所在。未层下面有铁方蓖子。四角有四个大灯,昼夜不灭,故此五爷在下面看得明白。用手中刀一支铜网,纹风不动。用力一砍,单臂发痛。盆底坑上,四面八方一乱。东西南北,四面有四个更道地沟小门。有四面弓弯手,一面二十五人,每人一个匣驽,一匣十支竹箭,俱有毒药喂成,着身一支,毒气归心,准死。内中有一个头目,如今就是神手大圣邓车,因盗印有功,王爷赏给弓弩手的头目。听金钟一响,由更道而入,手拿梆子,一阵梆响,众人齐出;二回梆响,众人将坑围满;三阵梆子响,乱弩齐发。
  五爷在内,刀砍不动铜网,就知不好。横刀自叹,想起大人衙内无人保护,自己亦死如蒿草一般。大人有失,自己死后阴魂也对不起大人。再包相爷待我恩重如山,想不到一旦之间,性命休矣,不能报答恩相提拔之恩。是吾闹东京开封府,寄柬留刀,御花园题诗杀命,奏摺搀夹带,万岁爷不加罪于我,反倒褒封,万岁爷龙天重地之恩,粉身难报。再有陷空岛弟兄五人,惟我年幼。大哥二爷三爷四爷,纵有得罪他们的地方,并不嗔怪于我,可见得哥哥们俱有容人的志量。五爷想从此再要弟兄们重逢,除非是鼓打三更,魂梦之中相会。五爷只顾想起了满腹的牢骚,不提防浑身上下弩箭钉了不少。
  那见得?有赞为证:
  ①  定数——迷信者谓人世祸福都由天定。
  ②  纛  (dào,音到)——古代军队里的大旗。
  白五义瞪双睛,落坑中挺身行。单臂起动,刀支铜网毫无楞缝。直觉得膀背疼,直闻得咯鞨鞨.在耳边不好听,似钟表开闸的声。哗珎珎、唰喇喇,隐隐的鸣。金钟响嗡嗡,锦毛鼠,吃一惊。这其间,有牢笼。无片刻,忽寂静。哧哧哧,鞨鞨鞨,飞蝗走,往上钉。似这般百步的威严,好像那无把的流星。纵有刀,怎避锋。着身上,冒鲜红。五义士瞪双睛,可怜他,中雕翎,这一种的暗器,另一番的情形。立彪躯,难转动;不伯死,岂畏疼?任凭你穿皮透肉起幽冥,还有这一腔热血苦尽愚忠!白护卫,二目红。思想起,不加罪反褒封。身临绝地,难把礼行。报君恩,是这条命。看不得而今虽死,以后留名。难割舍,拜弟兄;如手足,骨肉同。永别了,众宾朋。恨塞满,寰宇中。黄云宵,豪气冲。群贼子,等一等,若要是等他恶贯满盈时,将汝等杀个净,五老爷纵死在黄泉也闭睛。
  若问五老爷的生死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文秘范文
文秘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