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侠义小说>> 小五义

小五义

小五义第二回 智化夜探铜网阵 玉堂涉险盗盟单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(清)佚名   发布:2013年06月22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
  且说智化行至王府后身,将百宝囊中飞抓百练索取出,如意钩搭住墙头,揪绳而上。至墙头,起飞抓,绕绒绳,收入囊内,取问路石打于地上,一无人声,二无犬吠。飘身脚站实地看了看,黑夜之间,星斗之下,空落落音无人声。垫双人字步,弓磕膝盖,鹿伏鹤行,瞻前顾后,瞧左看右,不住频频回头。忽然间,抬头一看,黑威威,高耸耸,木板连环八卦连环堡。智爷一瞧,西北方向木板墙,极其高大。听张华所言,上有冲天弯,不能依墙头而入,若依墙头而入,被毒肾射着溃烂身死。下有大门两扇,按八方立八门。
  八大门内,各套七个小门,按的是八八六十四卦,三百八十四爻。内分凶卦、吉卦;六合、六冲;归魂、游魂。走吉卦则吉,无阻无碍;走凶卦,内有翻板,自家人从地道中出入,使进阵人首尾不能相顾,足下斜卍字势,总要踏在当中。如若一歪,登在滚板之上,坠落下去,坑内有犁刀窝刀,毒弩药箭立刻倾生,故此智爷到木板连环八卦连环堡外,瞧了又瞧,看了又看。心中转侧,回手拉刀,点于大门之上,里面并无横闩立锁,一点即开。果然内有连环,七个小门斜棱掉角。自己寻思,大门乃乾为天,小门是天风垢、天山遁、天地否、风地观、山地剥、火地晋、火天大有。智爷看的明白,未敢进去。扑奔正北,也是两扇大门。用刀点开,也是小门。智爷一瞧,大门乃是北方坎为水。七个小门是水泽节、水雷屯、水火既济、泽火革、雷火丰、地火明夷、地水师。智爷乃是精细之人,仍然扑奔东北。刀点双门,乃民为山;小门:山火贲、山天大畜、山泽损、火泽睽、天泽履、风泽中孚、风山渐。
  智爷仍不肯进去,行至正东。刀点双门,大门乃震为雷;小门:雷在豫、雷水解、雷风恒、地风升、水风井、泽风大过、泽雷随。智爷行至东南,不用开门,知是粪为风,风天小畜、风火家人、风雷益、天雷无妄、火雷噬嗑、山雷颐、山风蛊。正南离为火,火山旅、火风鼎、火水未济、山水蒙、风水涣、天水讼、天火同人。西南坤为地,地雷复、地泽临、地天泰、雷天大壮、泽天央、水天需、水地比。智爷行至正西,刀点双门,用意细看,乃兑为泽,泽水困、泽地萃、泽山咸、水山蹇、地山谦、雷山小过、雷泽归妹。心中忖度:由地山谦而入,按卦爻说,“逢谦而吉,遇泰而昌”。入地山谦数了又数,算了又算。可见智爷是胆愈大而心愈小,智愈圆而行愈方。
  智爷来到此地,皆是生发着自己。由西方而入。西方庚辛金,金能生水。
  智爷穿一身夜行衣靠,尽是黑色,属水。北方壬癸水,金能生水,生发着自己。又入的是地山谦吉卦,又是生发着自己,故此吉祥。脚着卍字势当中,心神念着定不偏也不歪。行至当中,见正北高耸耸,冲霄楼三层,有五行栏干,左有石象,上驮宝瓶;右有石璟,上驮聚宝盆。宝瓶、聚宝盆两物当中,有两条毛连铁链,当中交搭十字架,两边挂于三层瓦楼檐之上。此楼三层按三方,下面栏干按五行,外有八卦连环堡:位列上中下,才分天地人,五行生父子,八卦定君臣。前有两个圆亭,左为日升,右为月恒。铜网阵在于楼下。
  智爷看明,意欲扑奔楼去,他想尽三层的上面,现有王爷大众的盟单,吾今既然到此,何不将盟单盗将下来,明日见了五弟之时,说王府的利害,他倘若不信,现有盟单为证。智爷意欲向前,忽然听东南嗖的一声,由风火家人进来一条黑影,智爷吃惊,伏身细看,原来是一人,也奔中央而来。一身夜行衣靠,白脸面,背插单刀,行似猿猴,脚着卍字势当中,轻而且快,
  疑是五弟到了。智爷收刀,击掌两下,对面言,“二哥因何到此?”智爷方知,果是白五弟。  (智爷知晓陷空岛弟兄五人的暗令,每遇黑夜见面,大爷击一下,二爷击二下,按次序击掌,故此假充二义士韩彰。)
  且说白玉堂因何到此?只因五爷跟随大人入上院衙,大人升堂,五爷与公孙先生站班,所有襄阳的文武鱼贯而入。细细盘察为官的来历,再问襄阳王的好歹,若有王爷的保举,不是削去前程,就是明升暗降。故此耽延时刻,①夤夜方散。五爷抽身告便,换便服出上院衙,至王府前后踩道,以备晚间至王府窥探虚实。回至上院衙,与大人同桌而食。颜大人再三嘱咐,不许只身夜晚入襄阳王府。五爷遂满口应承,心中早有准备。劝大人安歇后,自己换好夜行衣靠,嘱咐手下人张祥儿,大人若问,不许说出。自己施展夜行术,出上院衙,至王府。飞抓百练索搭墙,掏问路石问路,并无人声犬吠。下墙至木板连环八卦进连环堡,一看乾、坎、艮、震四大门皆开,各套七个小门。
  自己早已明白,就知道乾为天,天风垢、天山遁、天地否、风地观、山地剥、火地晋、火天大有。坎为水,水泽节、水雷屯、水火既济、泽火革、雷火丰、地火明夷、地水师。艮为山,山火贲、山天大畜、山泽损、火泽睽、天泽履、风泽中孚、风山渐。震为雷,雷地豫、雷水解、雷风恒、地风升、水风井、泽风大过、泽雷随。行至东南,巽为风,五爷一笑,刀点双门,心中忖度:可惜襄阳王不知道听了什么人的蛊惑,作此无用之物,难道说还是个阵势不成么?据我一看,除非是三岁的顽童不晓,但要稍知生克治化之理,如踏平地一般。此乃巽为风,吉卦走风火家人,脚踏卍字势当中。
  忽然听前边击掌两下,知是二哥在此,倒觉吃惊:二哥不懂消息的。身临切近,原是智兄在此,急忙施礼。智爷搀住言道:“你好大胆量。”五爷勃然大怒:“智兄怎么说小弟好大胆量,你莫非比小弟胆量还大不成?”智爷深知五爷的性情:好高骛远,妄自尊大;只知自己,不知有人,藐视天下的能人。智爷满脸陪笑说:“五弟莫怒,劣兄非是胆大到此,因有王府人泄机,方敢前来。五弟听何人所说此阵?”五爷大笑:“小小的八卦,何足道哉?不是小弟说句大话,我们陷空岛七窟四岛,三峰六岭,三窍二十五孔,各处全都是西洋八宝螺丝转弦的法子,全是小弟所造,这个小小的连环堡,玩艺一般。”智爷吃惊不小:“五弟,既然你明白,我问问你,这个楼叫什么楼?这个栏杆怎么讲?这两个亭子何用外头的木扳?咱们走的道路是什么消息?”
  五爷大笑说:“智兄你好愚!这个楼他喜叫什么楼就是什么楼。横竖我知道他的用意。三层必是三才,栏杆必是五行好合,外面的木板是八卦,两个圆亭必是阵眼。脚下所走之地,明显卍字势,走当中,两边必是滚板坠落,下去轻者带伤,重者废命。八卦者,走吉卦则吉,走凶卦则凶,不是有人,就是弯箭齐发。”话言未了,智爷连连点头,甘心佩服,名不虚传也。就不必往下再问。焉知晓净说了上头,没说底下铜网阵之事。智爷言道:“你我二人,既入宝山,焉肯空返?何不将冲霄楼上王爷的盟单盗来,拿获王爷时①作干证  .”五爷点头:“待小弟上楼,兄与小弟巡风。”将至楼下,二人说话声音大高,早被看阵人听见。在石象、石璟两旁边地板一起上来二人,形如怪鬼,手持利刃,杀奔前来。
  ①  夤(y  ín,音寅)夜——深夜。
  ①  干证——与讼案有关的证人。
  要问二位的生死,且听下回分解。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