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墨精要 >> 文学鉴赏 >> 历史小说 >> 水浒传

水浒新传 第三十一回 戴白巾哀雄作夜战 挥赤帜大将逞虎威

繁体中文】 作者:张恨水  发布:2016年11月28日  阅读: 次 【小字 大字

扫 码 阅 读

那斡离不是金邦东路大元帅,来到阵前,左右自有将校卫护。虽是卢俊义、陈达两马双枪来得很快,但是斡离不马后,恰是三四骑裨将暗地保护。卢慢义那枪向斡离不刺去,他正不曾手携武器,带转马头便走。在他啊呀声里,那枪尖相去他的后心不到三尺。正是所差有限,两旁抢出三骑马来,鞍上金将,各挺出枪刀,将卢俊义枪尖架住,陈达的马后到一步,他见一只落口的肥羊,被这三人救了,心里十分恼恨,伸出在马头前面的枪尖,一直在前面刺出,并不缩回来。当三员金将,把武器架住卢俊义枪尖时,只知道把斡离不已经解救出来,便十分欢喜。却不提防陈达这骑怒马直奔过来,他枪尖到处,不用那金将稍一回手,已挑了一员金将落马。卢俊义见面前二金将已是手脚慌乱,眼见这是一个机会,便将枪尖舞弄得拨风也似,不许金将丝毫周转得动。陈达拾了个便宜,见靠近这员金将,迎面躲开卢俊义枪尖,向身边闪过来,正将撞上了自己的枪尖,轻轻一挑,又把他挑落下马。剩下那员金将,兜转马头便跑,陈达益发追向前去,向他后心一枪,直朔透甲心。他倾刻之间,接连枪刺了三员大将,颇为得意,哈哈笑道:"胡狗,还有多少无用的将才?益发过来,好教你老爷打发。"他说这话时,已忘了身陷敌阵。四围金兵,看到不过是两员宋将,究不十分惧怯,已是蜂拥将来,把卢、陈二人围在中心,枪刀剑戟一齐涌上。百忙中,陈达后心窝上,中了一流星锤。背上一阵重压,打得人向马鞍上伏了下去。卢俊义大惊,便将他由马背上提了过来放在自己鞍上,同时,另一只手,舞了枪,还要抵抗四周的金兵。那金兵见两员宋将,只剩下一员,而且这一员,又带了一个负伤的人在马上,这就正好捉拿,更是铁桶一般的围着。卢俊义虽是舞动了一杆枪,四处迎击着。所幸那金兵,围困得逼近,反是不容他们施放箭石。挑着金兵稀松之处,且战且走。但鞍上有个负伤的陈达,究是累赘,马冲撞不得。若说是把陈达推下马去,他未曾死,结义兄弟,如何忍心做得。正在十分为难。忽然西南角上金兵,纷纷动乱,那里鼓声咚咚,角声呜呜,天空里一簇旌旗飘荡,一彪人马杀到。为首的两骑将官,正是燕青和杨雄,后面跟随着约有千余马兵,如一条飞龙也似直冲了来。卢俊义再不敢恋战,随了他们杀开一条血路,再向自己营阵里奔回,这千余马队,眼见自己两员主将都陷在阵里,都瞪红着眼睛,要和金兵拚个死活。因此这千余人马,在数万金兵阵地里,来去如风,却是阻挡不得。但究因众寡悬殊,被兵刃撞击,马蹄践踏,来去都有了很大的损折。

卢俊义到了驻扎的村寨里,先着小校们,将陈达抬去将息了,自己喘息了一口气,便又走上寨墙来观看阵式,正好那金人阵上一簇红旗红盖,拥在干河那边,分明是斡离不又出来督战。那原来摆阵列在对面的金兵,前列未动,后列人影移动,尘头高飞,正看到他们,分作南北两翼,向这寨子遥遥地围困上来。再抬头看看太阳,还正在天中,又看看远处,在村庄树木影子里,还有几股黄尘,不断的升腾。他右手按了腰间悬的剑柄,左手撼着髭须,昂头仰天长叹一声。身后有人答道:"金兵有数万之众,云屯在这平原上。统制和陈兄两马双枪,去劫他们的主帅,特地冒险些个。"卢俊义回头看时,燕青悄然站在身后。卢俊义皱眉道:"陈兄适才吐了两口鲜血,想是伤透肺腑了。"卢位义按着剑柄,兀自抬头望了天空。燕青道:"看金兵昼夜逼了我们厮杀,必是倚仗了他们人多,要困乏我们。若是我们零碎和他厮杀,一没有接济,二没有出路,越杀越疲倦,却不是中了这贼兵毒计?"卢俊义听着这话时,却不住手摸了髭须,半晌没有言语。燕青偷觑他双眉直竖,面色微紫,却又是咬了牙关,是在生气,也便悄悄的站了。后来他一顿脚道:"一定和贼兵决一死战,冲出这重围去。小乙哥,我们必定是留下这条顶天立地的身子,举大军来把贼兵扫平。谅他又是来攻打寨子,引我军出战,且休睬他,看他怎地?"燕青道:"我等自是拚了这腔子血汗,来保国家疆土。只是统制是三军之主,却再休单骑出阵,和贼人厮拚。"卢俊义手抚了髭须微笑道:"斡离不欺我中原无人,带着贼兵,长驱直入。恁地教训他一番,也教他认得我中原人才正多。你不看那厮旗盖,现今远远地躲了,适才我若是在阵前把他杀了,便不回来,却也值得。"燕青没甚言语,只是垂首站立。卢位义也呆立时,身后一面三角大旗,那尖端拂在他项额上,让他忽然有所省悟。他抬头看时,那太阳已让灰色的云彩遮住,大地无光。所有面前的旗帜,都在半空里聒聒作响。地面上的灰尘,正被风吹着,一阵阵在半空里飞腾。他注视了一会,那风益发大了,呜呜的在寒野上哀呼。眼前大陆,阴沉沉地。卢俊义忽然一笑,回头向燕青道: "你看,风势由西北向东南,今晚必然阴雪。天助我们一臂,当可冲出金人重围。"燕青道:"小乙正是恁地想,与其天天损兵折将,困守在这里,倒不如全军冲出,决一死战,好歹我们冲出些人马去。"卢俊义只微笑了一笑。这时,那金兵在阵后移动了两支大军,暗暗地抄圈了寨墙西北角。人马践踏起来的黄尘,遮天盖地,由上风头吹过来,直掩住这村寨天空上。卢俊义抽身向寨子北门走来,却见汤隆挣红了面孔,迎着唱个喏道: "小弟虽是武艺低微,却忍不住受金人恁般欺侮,请兄长给我一千军马,我当出寨去,和金兵决一死战。纵然死在战场上,却不胜似困在这寨子里,让他昼夜围困?"卢俊义点头道:"贤弟之言甚壮。只是我等和金人打仗,不争在这早晚,便是十年八年,好歹报了这仇,让他永远不敢窥犯上国。兄弟且忍耐半日,今晚我自有处置。"汤隆虽是不敢多言,抬头看到日色无光,黄尘像烟雾也似,由头顶上飞过,那风吹得嗖嗖嘶嘶,犹如鬼哭神号。今天晚上,必是一个十分萧瑟的天气。他想着卢俊义恁地说了,必定有计摆布,且自退去。到了天色黑昏,金兵见卢俊义不曾出来接仗,便也收兵回营,夜静天寒,这风势越发汹涌。罩了平原,看金营火光,只有零落的几点,在黑野上闪动。正是天上不见一粒星点,便是这几星火光,也就在这浓云密布下摇摇欲灭。

初更以后,卢俊义一面下令全军造饭,一面自带了精壮兵校,在寨墙上四门巡查。看看那风势只管加紧,料着本晚不会止息,便在避风所在,零碎张了些灯火,留下几面大鼓,在风头上,侧面放了。上风安插秫楷编的蓬片,在绳索缝里,插了木棍。风吹秫楷,木棍便撞上了鼓面,虽是响声杂乱,却也洪大。这般让金兵疑朱营里兀自有人。安排停当,将近二更,全军都吃过了战饭。这时,陈达已伤重身故,卢俊义草草将他殓了,埋葬在柴进一处。便带了燕青、杨雄、汤隆三人,在坟前一拜,暗中祝祷道:"二位贤弟英灵不远,助兄一臂,也好救出这支河北仅有的中原军队,慢慢地杀贼。"说毕,回到中军帐里,在主帅位上坐地。烛光下见只剩了三个兄弟,披甲按剑站立,心里着实有些伤感。传令刘屏、田仲二人入来。他们躬身参谒了。站在一边。卢俊义道:"你二位虽是新兄弟,却一般十分忠义。今晚我们突围,死生在所不计。大丈夫为国尽忠,死在疆场,那是本分,有甚可说。却是这腔热血,不能白洒,必须拚出一些功绩来。若有功绩,死而何恨!各位听了,这一战,明日不知谁存谁亡,我若死了,可由杨雄为主将。杨雄也死了,依次由燕青、汤隆、田仲、刘屏为主将。只要有一人存在,必须领了这支军队,冲出去与郝思文,戴宗人马会合,然后再奔济州。现命燕青带前营兵马,由寨南庄门出去。杨雄带左营由东门出去。汤隆、刘屏带右翼由西门出去。田仲与我率带中军和后营兵马,随后出东门殿后。这样天黑风大,金兵便知我们突围,未必全队出来截杀。不会多调军队。我们全军将士,不论兀谁,今晚都要在头上围一方白巾。虽是黑夜里,前后都看得出,免得厮杀时,误伤了自己人。那没有扎白巾的,自然是金兵,休问好歹,只要靠近了,便将他砍杀。"卢俊义嘱咐已毕,便命各将立刻出发。全军前后苦战两日两夜,己折损十停内的两三停。郝思文和戴宗率领的那支先锋队,又调去了三千人,所以现今卢俊义全军,却也只剩得六七千人了。这时全军分了四股出发,每拨才得千余人马,自不见得有甚大的波动。那风势越到夜深越大,平原上兀自飞沙走石,摇撼树木,便是千余人马行动,也让风沙遮掩了。宋军阵里,有那白巾为号,虽是夜色昏黑,在五步内外,还分别得出来,所以不曾另外张着灯火,大家只是随了前面领率将官,摸索了鱼贯前进。

那第一拨人马,由燕青领着出了庄寨南门,他在马上昂头一看天色,其黑如墨,一个星点也无。飞沙带了唆唆的响声,由马后拨来,直觉那夜寒如刀一般,穿透衣甲。燕青勒住了缰绳,整理了弓袋,在马上四周看了一看。但见金营里灯火闪动,更鼓断续不齐,灯火之外,黑黝黝地,什么也看不见。于是横刀在马上,紧防万一,缓缓向南前进。风由后面吹来,但听到队伍的步履声,在土地上卟咤作响,其余却没些声音。自己的军士,都包上了白巾,黑暗中自也看到一群白影子在浮动。但是再远些,便坠入黑海里,便是那高出地面的庄寨影子,也一些也不见。好在这是平原大地,便是摸索看出了路面,却也勉强走得。约莫走了二三里路时,上风头断续传来了马嘶声,正是第二三拨人马,在后面跟随了来。四路传令旗牌,也就先后飞马来报,大军全已拔营出发。燕青料得金兵还有营寨在下风,这里脚步声,马嘶声,兀自随风吹了去。未必不知,且自加意警戒了。又约行了五七里路,暗中已走了一个更次,算冲出一半路,心里正叫着侥幸。忽然东北号炮齐响,闪出了一丛火光,涌了出来。估量约莫相距两三里路,火光影里,见金兵高高低低在侧面展开了阵势,横压将来,仿佛要作几段向这里冲杀。燕青正待横过阵势来对敌,后面却有传令马队,飞传了卢俊义将令着只管径直地走,但听后面号炮三声,便回杀转来。燕青接了令,便让队伍先走,自退到后面来压阵。约莫走了里多路,后面果然三声号炮响,燕青带领军队回杀过来,见金兵约莫有一二千马兵,已冲到了面前。后队宋兵,远藏在暗地里,看看金兵队伍灯火辉煌的拥将来,如何不看得清楚,便只把箭来射着,并不和他们短兵相接。全军马兵被射得颠撞着下来,阵势便纷乱了。等着金军步兵迫近时,正好燕青前面人马杀回来,正与卢俊义后队相遇,前后兜攻,把冲来的金军步兵,又冲散了。金兵初不抖宋军退却时还是首尾相应,丝毫冲动不得,倒白折损了些人马。他们见不是头路,自在黑暗中溃走了。卢俊义因刚才一阵冲杀,左翼杨雄人马隔断,怕是过于落后,且传奇燕青前营先走,却压住了阵脚,在大风沙里等着左右翼过去。先是听到上风头人步马蹄声,卟卟过去,那西角上飞尘下雨般扑在身上脸上睁不开眼。接着探马飞报,队伍业已过去。忽然东角上发出一丛火光,喊杀声随着涌起来。那路探马来报,金兵把牛皮罩子,罩了灯笼,用马队追了来。遇到杨雄军队,把牛皮罩子去了,却将马队冲杀。卢俊义待调兵去救,又恐误了行程。只得把随从的田仲带三百骑马军望了火光去接应,自己且督了队伍,又缓缓前进。所幸那丛火光不大,料着金兵不多。又走了两三里路,探马来报,左翼军队巳冲过来了,杨将军请卢统制尽管走,卢俊义听了,方才安了心,不想西角大地上又闪出一片火光,灰尘影里,还看不见灯火,约摸总在十里路上下。一面派人催汤隆走,一面带了队伍走。黑暗里马脚高低,人在马鞍上前仰后合,风沙又向身上压迫得紧,兀自撑持不住。骑马的如此,步行的兵卒可知,因此又不敢走得太快。这样挨过了三五里路,西角火光,已拥出了火焰,约莫有千百条火把,在黑地里舞出了无数条火龙。卢俊义想到汤隆这支军马,嫌着单薄,要策应他才是。但迎面拥出了一丛火光,在红焰里映出了黑森森的树林,却是金兵埋伏在那里截杀出来。自己的前锋,就地涌出一丛浮着白头巾的黑影,海潮一般吼着,正是弟兄们恼怒了,冲杀过去。

卢俊义到了这时,已觉难于三方照应。偏是身后半边天都涂上了红光,胡笳呜嘟呜嘟哀号,发出了紧急的喊杀声。卢俊义大声喊道:"中原的儿郎们,贼军不放我们突围,四处杀来了。这番不是贼死,就是我亡,我们拚了命冲过去!"随了这声音,队伍里面,有人叫了起来。卢俊义便拦住了缰绳,回头问什么人叫喊。一个步兵,却挤上前来回禀道:"我们擒获的那金将喝里色带在队伍里走,他说有话禀告统制。"卢俊义身边带的有一位通事,便着那步兵,带了喝里色到马前来问话。他向卢俊义道:"我很感你们不杀我的恩典,眼见金兵远远近近四面围困,这样黑夜,风势又紧,人撞马跌,便是走也走不甚远,若是再加以厮杀,如何能逃得性命。不如依了我,向金兵投降。"通事将话译了,卢俊义在马上大喝道:"我不看你是手无寸铁之人,马上就把你杀了。你胡狗虽然十倍于我,我却不放在眼里。好歹斡离不也要给我拿了,解上东京去献俘,他投降我中原,我还嫌他腥臭哩。将这厮打了后队去,休让他谣言惑众。"手下兵校们便齐齐吆喝了一声,将喝里色推得后队去。这时,卢俊义见四面都是火光,后面的红光,且分作三丛火焰,从地面上涌起,便着旗牌传令下去,只管擂起前进鼓来。黑暗中咚咚咚山摇地动一片鼓声响起,左右两翼,也有鼓声相应。卢俊义便催了马在阵外逡巡,兵士们在地面涌起了一阵白头人潮,随了鼓声,顺了风势,向外飞扑了去。前面树林下,见金兵骑在马上一手举了火把,一手挥着刀矛,约奠二三千人,来往冲杀。步兵却一宇排开,手挺长矛拦了去路,他们前面,烧着几十堆柴草,燕青那拨人马,赶到了火光下,正和他们厮杀成一团。卢俊义一马当先,挥动长枪,先搠倒几十骑冲撞的金兵,后面人潮涌过来,便冲出了一条路。两拨人马合在一处.益发拚命向前冲锋。金兵抵挡不住,他的阵势两边一分,卢俊义军马便冲入了树林。一霎工夫,便冲到了金人阵后。那金兵见阵势转在上风,却把千百条火把一齐向枯树上去点着。树枝陆续燃烧了,大风一卷,劈劈拍拍,响声大起,立刻成了一座火林子。浓烟夹着火焰向宋军扑来,人马都站不住脚,那左右两翼,被火烟隔住,正不知在那里厮杀,燕青由火林子骑马冲到卢俊义面前,甲上已焦糊了两块,手扑了马鬃的焦痕,喘气道:"统制,我们只有舍了左右两路人马,先冲出重围去再说。"卢俊义瞪眼道:"小乙哥,你说甚话?我等义军,一股也不能让他陷在贼阵里。"燕青道:"便是恁地,也离开这火焰去。"卢俊义道:"这却使得。"于是让燕青在前引道,自己在后压阵,又冲出了树林。只走丁大半里路,便止住了阵脚,那金兵放了火,却不曾追来。

卢俊义在马上拢住缰绳,抬头四下里张望,那火林子照耀得周围几十里,村庄树木,全露出了隐约的影子,正不见左右翼两路人马。心里正在沉吟,却听得东角上有三声号炮响入了天空,虽是不见火光,却听到鼓角声由下风头隐约的响着。心想,若再有金兵生力军杀来,弟兄们苦战了一夜,却是休也。随了这念头,向东观望,却见带了绿焰的火箭,不断向天空飞去。这正是宋军暗号,军士们大喜,暗地里欢呼着,接应人马到也。不多时,有阵前探马飞来禀报:"戴宗将军,引了二千马兵来到。"卢俊义也十分欢喜,策马迎上前去。戴宗也是一马先来,在马上迎着远处火光,看到卢俊义,便唱喏道:"天幸哥哥无恙。前面是我营地,已无金兵,且请兄长前去休息,小弟带这支生力军断后。"卢俊义摇手道:"且慢。左右两翼,还在火林那边,且停留片时。"于是下令将来的马队,调为前队,把苦战一夜的队伍,调到后面来。这时,天色已渐渐发亮,对面那座火林子,变成了无数的烟峰,横拦在前面。那风每吹来一阵,便在西北角,发出了一片喊杀声。虽是这烟雾把前面地方遮隔了,料着必是右翼汤隆军队被围。便回转头对在身后的燕青道:"我必须亲自去救他一遭。戴兄带来的这支生力军,大是可用。"于是把那二千马队,摆成了长蛇阵,由自己身边步卒旗手里,挑出十几面旗子,教在阵头上的骑兵撑了。这旗子一律绎色,上绣白字。迎风招展开来,前两面旗子,大书着一个案面大的卢字。其后面四方旗子,各写着大名都统制河北玉麒麟。卢俊义和戴宗换了一骑战马,背了一张弓,挂了一壶箭,把佩剑挂带,两手挥了长枪,立马在骑队的前头。因对燕青道:"你等就在此小驻片时,以便接应我。天大亮了,悬出我的旗号,让贼兵认得我上邦大将的虎威。"说毕,抽出马鞍插袋里的小红旗,在空中招展了两下。自己拍马先驱,后面二千马兵列成长龙也似一条队伍,人马向西北角飞奔,那是一条龙。地面上一条滚起来的黄尘,向东南卷起,又是一条龙,这两条龙,声势夺人,正好风势少熬,东边天脚,云霾里吐出一轮鸡子黄似的太阳,照着大地黄黄的。那马队里几十面大鼓,雨点般擂着,兜着那一片马蹄声,正是倾泻了一股瀑布,直奔金兵阵里。那左翼人马,正被金兵围困了半夜,杀得人困马乏,这时看到一支生力军杀到,阵前飘出卢字旗号,大家精神一振,呐起喊来。卢俊义在前,领着二千马兵,对了喊杀声处直冲。大地上绛旗到处,金兵闪开一条人巷。便不闪开,也被这支精兵撞到。直杀到阵地中心,内外宋军联合一处。卢俊义由东南角杀入,由西北角杀出,转了半个圈子,又由西北角转回东南。金兵只看黄烟涌起,日色无光,那一簇绛旗如火云一般,天空里腾挪。想到卢俊义匹马单枪,杀入万军阵里,要捉斡离不,如今卢字旗号下面,有生龙活虎般一支马队,彻夜围战之余,不敢拦阻,只得放他们走了。卢俊义的右翼人马救回到大军阵地时,戴宗带了一股人马前来接应。卢俊义在马上遥问道: "左翼人马,杀出重围也无?"戴宗指了树林子东角道:"那边有喊杀声移近。燕青本待去接应,又恐……"卢俊义不等他说完,招动指挥旗,掉转马头,直向东北角飞奔。后面二千马队,随了那一簇绛旗,再杀回金人阵里。那边杨雄领了右翼人马,且战且走,天亮时,奔进了一座猛恶松林。金人曾在上风头放火,想烧这座林子,却因火种少了,不曾燃烧得。却横撞出来,把数千人马,截断了林子东南角。杨雄带领军马,几次未曾冲过。这时听到鼓声震天震地的响,便派人爬上树梢去看阵势。及至守卒下来报告,是一簇白字绛旗。杨雄大喜,喊道:"我们都统制来也。"于是领了军队冲出林子来。金兵见救兵来势凶猛,把阵势向北移了一箭之地。这正好让杨雄军队杀出,与援兵会合一处。

卢俊义把马队横展开来,面北背南,掩护了左翼人马过去,却与金兵对阵。那金兵见卢俊义这支人马,阵式整齐,一簇绛旗下面,有一位绛色战袍的大将,手挥了红缨枪,勒马按住阵脚,三绺长须,瓢在胸前,神色十分镇定。使不敢轻犯。卢俊义大喊道:"大宋大名都统制卢俊义在此,谁敢犯我? "一言未了,对面飕的一箭飞来。卢俊义早看见了一员金将抢出阵来弯弓放箭。等箭来了,把枪尖一拨,箭落地上。趁势跃马出去,飞奔了那人。那金将见一箭未中,正伸手向弓箭袋里去摸第二枝箭,不提防卢俊义已奔到面前,手无迎战兵器,便把弓梢来架卢俊义的枪。卢俊义故意把枪尖插入弓梢里,让它缠住,教他逃走不了,马更奔得近切。腾出右手,抽出腰间佩剑,斜劈下去,将金将人头砍落马下。枪尖上兀自挑了那张弓,奔飞阵来。这金将正是这路人马主将,金兵见卢俊义本领这般了得,呐一声喊,不曾接仗,竟自溃退了。卢像义从容压队,回到大阵里依然殿后,把大军撤回前面戴宗驻的庄寨。抬头看看日色,还不过三丈高而已。到了庄寨里,扯起吊桥,关了寨门,吩咐人马稍稍休息。将军队点检一番,又折损了二千人马,将领汤隆、田仲两员,未曾归队。粱山弟兄,在这一战里,共损失了柴进,陈达、郝思文三位,汤隆又生死未卜。却喜那个俘来的金将喝里色,却还带在队里。大家虽是冲出了金兵天罗地网,把金兵杀个痛快,这损伤也就大了。卢位义虽是十分伤感,想到此处距金兵大营不过四十里上下,恐怕他们再来围困。休息了半日,又拔营东行。

这一带不是金兵侵略地域,缓缓军行两日,到了临清地界。先着杨雄快马去见那里县官,不半日,杨雄带了一群百姓前来,道是因邻境打仗,知县携了印绶逃走了,以下职官,也都逃走。剩下一座空城,无人把守,百姓听说大名兵马来了,特地前来挽留驻守。卢俊义在马上看时,有千百名百姓,跪在地上喊叫,请卢统制驻马,救我们一救。卢俊义心想,哪里不是大宋国土,如何就可不顾?便依了百姓,率军入城。这临清面河筑城,本是一座大邑,水陆交通,粮食也很充足。卢俊义于是一面修理城垣,布置守戍,一面修好文书,着戴宗带向东京,向枢密院三司呈报军事。又修了两封书信,差飞骑进往邓州,分呈张叔夜、宋江两人,且在临清等候下文。沧州、大名军这一番苦战,可说是孤军苦斗,虽守不得土地,却也牵住了金人南下的十万大军。东京那里,如何对付卢像义这班血汗功劳,却也值得去思忖了!

文秘范文
文秘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