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历史小说>> 水浒传

水浒传

水浒新传 第三十回 驰驱星野一旅突围 践踏全军双雄劫帅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张恨水   发布:2016年11月28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这一场厮杀,虽没有千军万马的宋兵,只是郝思文几次阵式变化,却也让金兵眼花缭乱,不知道这边虚实。在这乱鸦阵式的金骑兵撤退后,那边阵里,有一员金甲大将.带了百十名壮马骑兵,飞奔前来,在斜角里高土岗上停住。其中有会说汉话的,隔了百步路遥远大声叫道:"领兵宋将通下姓名来。"郝思文跃马出阵,两手横刀,直逼土岗子,大声道:"胡狗,教你认得我,我是蒲关兵马都监郝思文,现任大名北援军东路先锋。"那番将并不答话,带领随从,回向大纛旗脚下去了。郝思文回到阵里,戴宗迎上前道:"郝兄见吗?金马看到我阵脚整齐,变化迅速,打听我们领兵将官姓名正是要多多准备,不让我们便宜过去。"郝思文道:"我自省得。谁耐烦在这里和他摆阵耍子?我等冲出这块战地要紧。"说着,在身上拔出红旗摇动,依然变了长蛇阵。郝思文领头,戴宗压阵,再向东路奔走。便在这时,金兵阵里四处号炮响,角声呜呜相应。郝思文在马上看时,四处树林里、洼地里、堡寨里,都有旌旗飘荡。迎面约半里路,有个庄子,墙头屋角,半掩藏在枯树林里,虽是大路去向那里倒没有旌旗影子。后面尘头飞起十来丈高,却有海潮般马蹄声涌起,分明金兵调了大批援军追来厮杀。郝思文见西南角树林子密接,金兵旗帜由树林里伸出来乱摇。却不奔那无人的庄子,拨转马头,手挥了红旗,倒向那树林里扑了去。及扑到林子里面时,果然只有些稀散的步兵,不曾接仗,丢下许多旗帜,迳自跑了。郝思文回头看时,却见那挡住大路的村庄,尘头涌起,千百面旗子,由灰尘影子里撑了出来,正是金人埋伏了大兵。那原在后面追来的金兵,见宋军不向东而转向西南,倒扑进了这个树林子,自也有些捉摸不定,便也改了方向,对树林子缓缓逼来。

郝思文到了树林子里以后,只觉自己身上的汗水,由脊梁上阵阵涌出,衣甲却已湿透,盔下的汗珠子,分披了两脸,把髭须都浸湿了,他在马鞍上喘息着,心里兀自在思量怎地冲锋出去?看看林子外那片平原上,东西两边的黄尘,在半空里转动,全向树林这里围绕,几乎要合流到一处。正自沉吟着,戴宗策马由阵后赶来。他也喘息了个不住,隔马伸过手来,抓了郝思文衣甲道:"金兵处处设伏,车轮般来战我,我们如何冲得出去?"郝思文道:"金人倚恃了他的人多,正是恁地来纠缠我,小弟避到树林子里来,正是不愿遭那毒手。现在已到酉牌时分,杨雄在南路的接应兵马,必快来到。那时,且看金人如何应付,觅了个机会,再作打算。于今且顺了这林子,缓向西南退。金兵若逼近时,便在林子里用箭射他。"戴宗由松树缝子里望出去,见西边天红云匝地,太阳已经去地只丈来高,金兵践踏起来的浮尘,将金黄色太阳映着落在浓烟一般灰焰里,带着几分苍茫。金兵却不逼近这林子,半空里浮荡了连串的旗帜,像大小矗豸翻腾。人马半露在平原上,倒是排钉也似钉在地面。这些情景都好像有一场大厮杀,正在等着。忽然西角上号炮连声,顺风吹来。风里面隐隐传着鼓角之声,正是中原节奏。郝思文回头向戴宗笑笑:"这正是我们接应兵马到了,我们益发向西迎接上去,教金兵摸不着虚实。"说着,挥动红旗,冲出了林子,向奔大名的小路上冲过去。不到四五里路,便见金兵散布在平原上,由北向南,正和打着杨字旗号的宋军纠缠在一处。这里是金兵一支小队伍,人数也不过与杨雄兵马相等。郝思文这部人马杀到,他们不肯受两下里夹攻。后阵敲着铜锣响,前锋就撤退向北去了。杨雄在那边阵上,看到自己人马旗号,便首先一个打马迎上前来。马上先遇到郝思文,因便叫道:"厮杀了这半日,贤弟为何却倒杀转来?"郝思文等他人马走近来,才低声道:"东路村庄树林,不问大小,都是金兵埋伏了。若要明闯过去,受他层层截击,必是老大损折。现在太阳已要落山,权且找个落角处,让弟兄先歇息一会。他们都渴的慌,只是捧了树枝上残雪吃。"杨雄将枪尖向南指道:"那边两里路左右,有个荒落的庄子,且先到那里击一会也好。"郝思文便依了他,指挥人马,向南边村庄上开去。

到了那里,天气已十分昏黑。虽是这里人民都已逃难去了,寨墙却还整齐。郝思文进得庄来,先下令开了庄门。与杨雄、戴宗找了一所民房,亮起灯火来,一面下令让弟兄们借了民家炉灶,烧些热水,以便咀嚼干粮。一面计议恁地冲破金兵重围。商议了许久,杨雄两手一拍,忽然站了起来,因作色道:"说不得了,小可舍了这腔血,让二位冲出去。再等个更次,小可装个偷营模样,去扑这正北金兵占的两个大庄子。趁他和我厮杀,二位向dt围出去。"郝思文道:"却不是难为了兄长?"杨雄道:"不恁地时,我们第一拨人马便冲不出去,大军东行的计划,全盘施展不得。"郝思文低头想了一想,点点头道:"也只有恁地。"到了二更时分,西北角上喊杀声大起,却是卢俊义大军,也冒夜向东袭来。杨雄正在民间搜得一瓮酒出来,拨开了泥封,拿碗舀了,站在灯火下吃。便把碗掷在地上,向郝思文拱手道:"只这

便是时候。弟兄们喝了热水,咀嚼了干粮,精神也恢复起来。各自分手厮杀罢。二位杀出了重围,必是放两把火通知我。"说毕,提起靠在墙上的金枪,便出门去。他本部人马,已是装束妥了,开了庄候令。杨雄仗了三分酒意,出了民房,跨上站在门外院落里的战马,揽了缰绳,自在队伍前面走。紧跟随他的两位旗牌,将枪杆挑起两碗红纸灯笼。这便是号令,他手下千余儿郎,都跟了灯走。郝思文等他去了半个更次,也点齐了二千余马队,出庄向东北角飞奔。这是月的下弦了,残月兀自未曾出来,寒风呼呼吹过原野,将满天铜钉也似的星点,刮得有些抖颤着光芒。看天脚下,由西到东,沿北面拖了一条线,全有灯火之光,断续在地面上露出。每个灯火里,都有更鼓声,那金兵占据的村庄,和安设的营帐,总有二三十里路长。郝思文不敢亮起灯火,只是自己在队伍前领路,让后面骑兵紧紧的跟了走。约莫走到十里路,后面又发生了一阵喊声,同时,有几丛火光,在地面上映出,正是杨雄兵马,已和金兵交手。料得金兵正注视那里。益发领了队伍飞奔。前面正是先前穿过的树林,明知那里无伏兵,且绕了这树林子边上走去,也好掩蔽了些行径,免得被金营察觉了。谁知这里马队走近了,那林子里传出梆声,突发一阵乱箭,由侧面射来。郝思文骑在马上,便觉得有四五枝箭射在身上。虽是有了厚甲蔽了身躯,还有一箭透过了厚甲,射在肩上。当时便有一阵奇痛,直穿肺腑。但是跨下这匹马,还是照常奔走,似乎不曾中箭。他想自己是个领队的大将,蛇无头而不行。在这箭雨底下,小有停顿,折损的人马更多,只是兜了马缰,拚命狂奔。沿北一带金营,都惊动了,胡笳狂鸣,各处报警的火箭,千百条流星也似,向东南角飞射。那正是指示了宋军的方向。郝思文紧咬牙关狂奔。暗中听得后面骑兵行动,时有参差停顿,料着中箭翻倒的不少。更怕挫折士气,头也不回看一下。一口气便跑了二十余里,这时迎面小半轮月亮,像只银梭在地面上升了出来,混茫的寒光,照着旷野无人,分明是去金兵己远。便勒住了马,将队伍停住。回头向身旁随骑道:"快去请了戴将军来。"戴宗听得呼喊声,策了马向前来,喘息着道:"幸是已出了重围。"郝思文道:"戴兄,我已中毒箭,奇痛不能忍耐。幸是不负将令,望兄长带了弟兄们就在附近驻扎,好和后面大军呼应。并望转告张总管相公,宋公明哥哥,请转奏朝廷,郝思文虽是失土之人,今日却为国家出了这最后一分力了。"说着,右手便回到肋下去拔佩的长剑,待要自刎。戴宗看到,隔鞍便两手来扯住。郝思文身子歪斜,大叫一声,撞下马来,便为国尽忠了。戴宗也来不及伤感,着小校们把他尸体抬在马上,负了向东走。一面着人在枯树林下,干草堆上,分别在容易燃烧地方,放起火来,正是向后方报信,说先锋已冲出重围了。

那边牵制金兵的杨雄队伍,只有千余人马,力量十分单薄,未敢逼近金兵阵地,在一丛小树林子里藏了。那金兵见有几碗红灯,引了一簇人脚马蹄声过来,便擂鼓吹笳,调了队伍准备迎战。但不知这边宋军是何种行径,也不肯向前混杀。相持到残月升起,东方火光涌起,有几十团烈焰升上寒空。杨雄看了,便把带来的红灯,分别挂在树上,悄悄引了人马,绕出林子南方,仍由出兵的来路,奔回大营去,以便和大军联合一处。原来西北角喊杀声突起的地方,这时火光映红了半边天。喊杀之声,后又起来。杨雄料着是卢俊义的大军,正催动了向东进,正和金兵厮杀,便丢开了大路,由野地里直向那边扑去。行了一二十里,天色已经大亮。原来的那片红光这时变了满田野的烈焰,烟雾腾腾地,在面前拦遮住了眼界。隔了烈焰,见自家旗帜飘荡。烈焰东边,有一条干河,金兵像排班似的,临河排下了阵式,前面是步兵,后面是马兵,再后面是车辆旗帜,正是堆排了三层。不擂鼓,也不吹角,只是挡了去路。遥望西北两面,也露旗影子飘荡在天空,只有这南向一带路,并不曾有金兵。杨雄带着这转战一夜的千余兵士,向自己阵地里去。到了那里,却是个百十户人家的小村镇。宋军旗帜由寨墙里伸出,却还大小排列整齐。村予外几间茅屋。和一些秫楷堆、柳树林子,都被烧焦了一半,兀自冒着黑烟。杨雄见正东门上,竖着卢字大旗一面,料着卢俊义在这里,便引了军队,径向前叩门。只见燕青手提长枪,骑了一匹青鬃马迎上前来。在马上唱个喏道:"都统制特着小弟来接兄长入寨将息。"杨雄见他脸上染了两块黑煤烟。蓝战袍上。烧了好几块窟窿。便也唱个喏道:"小乙哥辛苦了。"燕青道:"厮杀了一夜,这贼兵只是将马队在四处放野火,前面隔了条河,冲近了,那贼便在向河那岸用箭来射,冲不过去。后方四周是火,他正看得清楚。所幸我们也有准备,退进这镇上和他们巷战。那贼兵箭射不着,马匹又冲撞不动,才把那些过河来的贼人杀退回去了。"二人说着话,进了寨门,杨雄见街头巷口,兀自纵横躺着死伤的人马。杨雄在马上传令副将,引着人马去街后将息候令,自己下得马来,和燕青步行到人家门首一片打麦场上,来见卢俊义。

这时,太阳已出来了,照着场上大片黄光。汤隆巡寨去了,卢俊义、柴进,陈达分坐在地面的石碌碡上,各人的坐骑,系在场外枯树上。卢俊义把一枝金枪在碌碡边地上倒插了。手按了膝盖正自沉思。见杨雄前来,便起身迎着道:"贤弟辛苦。"杨雄拱手道:"幸不辱兄长之命,已护送了郝兄冲出重围。"因把过去事叙述了一遍。小校们已是搬了个作柴火的干树兜子来当座位。杨雄和柴、陈二人厮见了,且在柴兜上坐下。卢俊义道:"这村镇被金兵蹂躏过多次,一些食物也无,更是休想吃酒,贤弟厮杀了一夜,吃碗热水冲寒也好。"说着,小校们将瓦肆盛了半钵热水,捧绐杨雄。他吃过了热水,因问道:"兄长大军离开大营,何以杀在这里驻脚?"卢俊义道:"你去后,金兵正也中了我计,见我军四处出击,却不晓得我要怎地?后来我撤了西北两路兵,急向东路攻打,他们抵挡不住,却也让我冲过几个村寨。无奈他们骑兵多,便是这东路的怕不多过我全军两倍。他一面接战,他一面调了马兵,大宽转地在远处包围了来。不易厮杀过去,偏是又隔了这道干河,我要踏冰抢渡过去,他在岸上便用箭射石打,老大吃亏。所幸柴兄在后夺得了这个村寨,却还可以驻脚。且休息一日,再作计较。只是我们必须早日突围出去,那贼昨日分散了流星野马,只是烧我粮秣,现今又临河拦阵,分明是要困熬我。"杨雄道:"小弟由南路来,知道南路空虚,我等绕开了这河岸,由南路冲过去,却不好些?"卢俊义笑道:"恁般打算,何须贤弟来说。那金人多是骑兵,他行动自比我快,我打算绕向哪里,他必是先抢去把我们的要道塞住了。厮杀一日夜,且让弟兄将息些时。"正说着,小校们来报道: "那金兵阵里出来几骑马,其中有会说汉话的,道是前沧州王知州,特来请柴统制出寨答话。"柴进忽地站起来道: "这贼不知人间有羞耻事,居然敢来这里来寻我?我便出去亲自割了这贼头来。"

卢俊义道:"此人必是来说降我们的,大官人也不妨将计就计,我们于其中寻点方便。"柴进在打麦场旁边树上,解了坐骑缰绳,将使用的画戟,由树干边取了来,跨上马去,抖缰便行,燕青道:"且慢!这王开人认贼作父之徒,甚事作不出来?柴统制一人前去,体着了他道儿,小可愿保护了前去。"卢俊义道:"也好,陈达兄弟再点五百人出寨催阵,以防万一,我自在寨墙上看觑则个。"那柴进听说王开人来到,便将五脏气炸,打了马便奔出寨来。

只行半里路,果见有三骑马渡过河来,在平原上逡巡。除了两个着甲的外,有一人头戴乌纱帽,身穿红袍,不是王开人是兀谁?那两个着甲的见柴进WZ出来,便向前了两步。柴进见他们离河岸,不到一箭远,自也不敢逼近,相隔五七十步,便停止了。燕青紧紧在后跟随,也停住了马。那边王开人见柴进不进了,在马上拱揖唱喏道:"柴将军别来无恙?"柴进两眼里都冒出火来,将画戟遥指了他道:"卖国贼!你还有脸来见我?"王开人又拱一揖道:"柴将军且休动怒,听我数言奉告。别人和赵官家出力,不识贤愚,还则罢了。你柴大官人,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孙。那赵匡胤便是夺得你家天下。于今你不报仇,却反来给他打江山,不是老大笑话?斡离不元帅特着小可来提醒你,你若是劝得卢俊义投降金邦,各人官加三级,并封你作沧州公,永奉大周香烟。"柴进不等他说完,大喝一声道:"你这贼也曾食了朝廷多年俸禄,怎说出恁般没良心话?你把我祖先的话来打动我,以为就很动听,我不将你驳倒,也让你卖国的人多一层遮盖。我祖先把天下让给太祖,是我中原人把大业付托给中原人,好比一家之内换个当事的,有甚了不得?你也读过几句书,却不省得楚弓楚得那句话。像你这贼,认贼作父,自残骨肉,一朝投靠,世世为奴,上背叛了你祖先,下卖却了你儿孙,说什么引彼人室,为虎作伥,那都比不了你这行大罪。我宣赞兄弟,被你逼死,恨不活割你这狗头下来,临风祭他一祭,你还敢在阵前并舌?"这一番大骂,后面压阵的几百宋军,大声喝彩。王开人却慌在马上没了言语。柴进回顾燕青遭:"我实在看不得这卖国贼这一身穿着。"说毕,拍马舞动画戟,直奔王开人。这厮如何不提防了,已是拨转马头要走。燕青早是暗中取了弩弓在手,放在鞍后,只在他这一转马头的时候,两臂抱了弩弓高抬过肩,眼睛由执弓的手指环里,注视得亲切,刷的一声箭放出去,正中王开人后心窝,翻身落下马来。柴进见了大喜,一心要取他首级,益发放缰向前,捉戟便刺。那两个护送王开人的金将,怎肯让柴进向前,双双的举起枪来,将紫进的画戟架住。燕青怕柴进有失,挺枪跃马,飞奔过来。柴进将戟向怀里一缩,已躲开了两技枪尖。这两个金将,便分开来敌往了两人。柴进和那金将只交手到三四个回合,哪肯久战,故意向他虚刺一戟,戟尖由他左肩刺过去,扑了个空,金将以为是个便宜,却把枪柄向怀里收住,打算用半截枪来刺柴进胸膛。柴进的马只进了半步,便将戟向回一扯,戟后枝勾住那金将颈项,便割断了首级,尸身倒在马下。这是柴家的马上回风戟,是个绝着,自是容易奏功。柴进腾出身子来,正待去帮助燕青,燕青已拖枪败下阵去。那金将见连伤二人,便飞马追赶。燕青已是在马镫带套里,捅下了枪。故意把身子伏在马鞍上,却很快的取了弩弓在手,回转半个身子,脸看了马尾,两手平放在身下,弓背平了那角,右手将弦扣在怀里。只这分工夫,金特的马赶得贴近拢不住蹄。只听飕的一声,弩箭出去,中了那将咽喉,扑通一声落了马。柴进看了大喜,见身前无人,回转马头,奔到王开人尸身旁,便跳下鞍韂,拔出腰问佩剑,就地上割了那贼首级。隔河金兵阵上,便一阵大喊,几百枝箭向柴、燕二人射来。柴进抓着马跳鞍上去向回奔时,人和马已中了好几箭。有一枝箭正射中旧日伤口所在,一阵痛入肺腑,他也落下马来。陈进在后阵看到,把手中枪尖一挥,率领五百步队,同时飞抢出阵来,掩护二人。燕青马腿上中了一箭,人却无恙。他就地抱起柴进,背在肩上,向村寨里飞跑,不敢停留,一口气跑到打麦场上,将柴进放在秫楷堆上。他流血过多,已是气绝了。但他手上兀自提着卖国贼王开人那颗人头呢!卢俊义见又折损了一员大将,流着泪站在打麦场上发怔一阵。杨雄向柴进遗体躬身拜了四拜,回头向卢俊义道:"大官人今天这番动作,金兵必是恨之切齿。我军在此,既不打算久留,这遗体须是埋葬了,休得来受他们的蹂躏。"卢俊义道:"贤弟说得是。这打麦场南端,有一棵古柏树,是这里最高大的一棵树,且在那里掩埋了,将来也好作一认记。"说着,便着小校们在村庄里寻了木板钉了一口薄棺,草草地就将柴进殡殓了,在柏树下挖了一个坑,将薄棺埋下。坟前不敢树立碑记,只是成了个两三尺高黄土堆。卢俊义在村子里寻得一套文具。吩咐小校们把墨磨得浓了,将一张长纸,铺在桌上,这桌子便是在坟头上摆了的。卢俊义站在案前,提笔便写了一首诗道:

英雄哪肯寻常死?十万军中杀贼来,博得山河同不朽,此身只合战场埋。

写完了,又叙了一行文字道:"大宋横海郡沧州都统制柴进贤弟千古,宣和七年十二月卢俊义敬挽。

把挽诗写好,村庄里没有供品,盛了一碗清水,一个铁香炉,燃了一束松枝。打麦场尽头,树干上东边缚了一个俘来的金兵细作,西边缚了一匹胡马。有两个小校拿刀在手,站在旁边。等候号令。在这里的弟兄卢俊义、杨雄、燕青、陈达、汤隆五筹好汉齐立在案前,向坟头拜了八拜。卢俊义起来,站着向坟前洒泪道:"柴贤弟英灵不远。听我一言,我等兄弟为国效力,渡河北来,护国未成日有失土。贤弟今已成仁,我等如不收复土地,驱逐腥膻,誓不生还。"说毕,回头向小校们喝道:"把来斩了,滴血祭坟。"在这一声喝里,那个侵犯中原的贼兵与胡马,同时得了他的报应。便在这时,外面号炮轰雷也似响,胡笳鸣呜哀鸣,喊杀之声,潮涌一般,卢俊义道:"金人看我在阵前杀了一个国贼,两员金将,恼羞成怒,倾巢来犯。这股锐气且让了他,我等五人只守了寨墙四周,不使他逼近就是。"说着,自与燕青守东门压住敌阵。着杨、陈、汤三人分西南北三门。

到得寨墙上看时,果然,金兵步马齐来,分了数层向这寨子围着。卢俊义在冀南转战多日,自备和虏获的弓箭预备充足,向来不肯枉用了。这时金兵围上,伏在寨墙里的,尚有万余军马,拿出几千张弓,同时猛烈向对面射去,却也教他近前不得,攻打到了日色西沉,他们方始收队回去。但是还未曾到了晚间,沿河上下二三十里路,灯火络绎亮着,昏暗中看灯光位置,在地面上,正好成了个半环,更鼓声里时时杂着马嘶。卢俊义料得金人戒备甚严,自家军士厮杀了一日一夜,十分疲乏,今晚却是冲锋不得,只好多派将校们巡夜,且休歇这晚。次早红日东升,都是个大好晴天,战场上鼓声、炮声、笳声、喊杀声,一齐动作,金兵又是几排阵势,将这寨子围困了。有那会说汉话昀,只管叫卢俊义归降。卢俊义本来不睬他们,被他们这声音聒噪得烦恼了,便在寨墙上四周逡巡,要找个厮杀机会。到了已牌时分,只见东北角上,一簇旗帜,拥了一把红罗伞盖,隐约看到一人,身穿紫金盔甲,手拿长鞭,东西乱指。卢俊义见陈达随在身后,便藏在墙垛下,将手暗指了道:"那必是金兵东路元帅斡离不这贼亲自来指挥攻我。这是中原一个大祸星,我们的死对头,今日见面,岂可空过?我要单骑出阵,出那贼不意,将他杀了。"陈达道:凭哥哥这身武艺,有何惧怯。只是寨子外面,金人千军万马……"卢俊义作色道:"大丈夫要作一番惊人事业,哪顾虑得许多?杀了此贼,胜杀贼兵十万。"说着,他下了寨墙,提枪上马,便向东门来。陈选在后跟随道:"既是兄长要去,小弟愿意左右,多少有个照应。"卢俊义在马上想了一想,说:"也好。"这里守门副将,是柴进带来的田仲。他自不敢拦阻,开门放了吊桥,让卢、陈二人悄悄过去。卢俊义身著海浪鱼鳞甲,手使镔铁悔花枪,骑下一匹滚雪白马。陈达身穿青罗金锁甲,手使点钢枪,跨下一匹青鬃马。黄色太阳,照着平原金晃晃地,金兵步马两层雁翅排开,在旌旗影里,布了阵势。卢俊义怒马当先,陈达紧随在后,平原上但见两团黄尘滚滚,拥了黑白两个影子,向金兵阵里飞奔了去。金兵自不曾理会得两骑宋军出来迎战。那斡离不在土岗上观看阵势,虽是见有两骑人马,在阵前飞舞,也不想是宋将出战,而且不曾打得旗号,黄尘掩蔽了也看不清楚是兀谁。也想不到两骑马,敢来向主帅怎地,只是托大了自在地观阵,卢俊义那梅花枪尖,像雨点也似,在马前拨动,且不管面前金兵多少,只是对着土岗子上冲去。那金兵近被马踏,远被枪挑,纷纷闪开,让出一条人巷,两骑马看看扑到那红罗伞盖下面,相距不到十丈。斡离不才看清这两员宋将是来对付自己的。啊呀一声,拨转马头,便要逃走。卢俊义大叫一声道:"卢俊义、陈达来了,斡离不你这贼寇向哪里走?"说时迟,那时快,两枝枪尖,在太阳下闪着电炬也似光芒,直向斡离不心窝里搠来。这番壮举,可说是惊心动魄了!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