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历史小说>> 水浒传

水浒传

水浒新传 第二十九回 探出路卢俊义擒俘 作先锋郝思文摆阵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张恨水   发布:2016年11月28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这时郝思文听了他那番言语,也十分兴奋,拱了手道:"时兄有这番胸襟,强似那北道都总管赵野十倍有余。却不知我兄怎混进城去?"时迁笑道:"这庙外野地里你搠倒恁多金兵,怕我在他们身上寻找不得两件衣服?我自装扮了金兵模样,沿了进城大路,步步向前挨了去。若在路上遇到巡逻金兵,益发是好,我便装了个受伤士卒,让他扶了我进城去,我自能说一口鞑子话,却不怕他不相信。"郝思文道:"若是如此,时兄便应今晚改装,明早向前厮混了去。趁此大名城内还是兵马仓皇时,他自不能仔细盘查你的来路。"时迁笑道:"这等装假勾当,兄台自休得为我担心,我十分应手。"郝思文谈着话,将两块干牛肉羓子都撕着吃了,又喝了两葫芦瓢水。因站起来拍着肚皮道:"现在已是十分饱暖了,我那些弟兄们,还在庙外风雪里,须是引了他们到一个村庄里去投宿。"时迁道:"郝兄带了兄弟们走开便是。这荒野孤庙,毫无遮掩,却是不大稳便。小弟不到天亮,便也离开这里。"说着,将马牵了出来,将行囊刀棒,都交付过了。郝思文执了时迁手道:"时兄这是入龙谭闯虎穴的勾当,凡事都慎重了。"说毕,两人对拜了两拜。

郝思文章马走出庙来,天色己十分昏黑,缺月繁星,照见平原残雪,却也模糊着可辨方向。郝思文带了三四十骑,寒夜里摸索得一座无人村庄,胡乱住了一宿。为了怕大队金兵追来,不免要吃他捉住,天色不亮,就带了原来随从,直奔冀州。大名虽是失陷了,金兵是由西路抄袭了来,北路金兵,被卢俊义军马拦住,正不曾窜犯这条大路,郝思文一路无阻,两个日脚,便快马加鞭赶到了卢俊义大营。早有巡哨兵士向卢俊艾禀报。他听说在蒲关的郝思文来到了这里,不由得跌了脚道:"河东休矣!"心里思忖着,或者不是郝思文亲自来到这里,便未曾下令开寨门,且登了寨墙向外张望。见郝思文带了三四十骑随从,各各满身尘土,行列不整,杂乱地站在寨外空地里。卢伍义在寨墙上叫道:"贤弟何以来到这里。,郝思文马上躬身道:"兄长别来无恙?小弟由大名转道前来,有紧急军情奉告。"卢俊义也不再犹豫了,立刻下令开庄门,自己下了寨子,亲自迎到庄门边来。郝思文看到卢俊义前来,便滚鞍下马,拜倒在地,卢俊义将他搀扶起来,因道:"一路饱受风霜,却幸贤弟身体健康。"郝思文道:"失土之人,死有余辜l愿在兄长帐下出些血汗,一雪此耻。"卢俊义道:"昨今两日,已经得了探马报信,大名四门紧闭,消息隔绝,金兵由西道而来,正络绎不断。今贤弟又说到失土,必是金兵已到了蒲东,转趋大名。黄河以北,非吾有矣!"说着,不住地顿脚。郝思文道:"且请兄长到帐内叙话。"

卢俊义回到帐内,一壁厢下令安顿郝思文随从,一壁厢召请各将领来帐内叔话。不一时各兄弟到齐,郝思文把此来经过都叙述了。卢俊义听到,自是十分悲恸,便着小校们在中军帐内设下了酒肉,围案共餐,以便大家叙话。因是胸中烦恼,便将大斗盛了酒放在面前。郝思文坐在席上,又把河东大名情形叙述了一遍。他见卢俊义、柴进都端了酒碗,慢慢呷着,静听谈话。便拱了拱手道:"小弟一路行来,见附近州郡,都是四面受敌之地。金兵在我北方,我们还可以多守村寨,牵制他南下。现在大名失陷了,我们驻在这平原上,却是前后受敌,小弟之意,以为要趁金兵在大名立脚不稳,赶快想个自全之策。所以昼夜不敢停蹄,奔来拜见各位兄弟。"卢俊义道:"我心里自是思忖多时了,果然这里久驻不得。但是如此退了,却让我不甘心。二来归路断了,又教我等去向那里?"说着,手扶酒杯,昂头长叹。柴进道:"兄长何必烦恼,我们人马合计还有一万六七千人,而且都是忠义之士,只要兄长发下将令,三军还可死战一场,杀出一条血路。虽然我们驻守这里,不免腹背受敌。但是此处向沧州一条道路,金兵不多,莸们乘其不备袭回了沧州,且在那里驻足也好。"卢俊义道:"大官人,你听我说,沧州孤悬东北角,何尝不是四战之地,虽然可得青州接济,一来路远,二来还是隔了条黄河。那里既无山河之险可守,又无邻郡应援,却是去不得。"杨雄道:"小弟有一愚计,不知使得么?此去山东郓城,路还不多,我们杀回当年水泊子里去,且谋安身。谅金兵不会进迫山东,便是到那里,他那骑兵也杀不进水泊子里去。"卢俊义笑道:"贤弟,你怎出此言?既然我们作了朝廷职官,就不能再回当年啸聚之处。便是不愿自身毁誉。于今大批兄弟跟随张叔夜相公,朝里蔡京、高俅这班赃官,到了那时,他并不说我避开金人,留下这万余兵马的力量,却说我们性情反覆,又去落草,那岂不连累张相公和大批兄弟?这未曾不是一条去路,却千万使不得。"杨雄听他反驳了,并无言语,只是低了头端起酒碗来吃,燕青坐在下方,手扶桌沿,突然站起来道:"北上不得,东去不能,也没个在这里困死的道理。依了小乙意见,便带了这万余兵马.杀回大名去,便死也死在故乡。"卢俊义手抚髭须,点了两点头,微笑道:"此言正合我意。小乙哥,你且坐下。"说着,回转脸来望了柴进、郝思文道:"两兄胸中素有韬略,看这条路子如何?"柴进道:"事已至此,小弟愿和金人决一死战。"郝思文道:"小弟从大名来,略知金人虚实,西来之兵虽不甚多,总也不下万人。城池失陷以后,无人抵抗,金兵必是源源而来,便是毫无牵挂,我们去袭大名,也要费些手脚。于今斡离不十万大军,正和我们对垒,我们南撤,他必紧蹑我后。他不用步兵和我接仗,便是用几千轻骑在我大队后面骚扰,我也走不得个痛快。这并非逞意气的事,卢兄看小弟顾虑得是吗?"卢俊义连番的点头道:"郝兄所言甚是,我自当筹个良策。"陈达吃了酒道: "小弟是个粗人,不省得定计。既是东南北三方都去不得时,我们跨过了邯郸大路,在太行山脚下,占了两个小县城也好。料得金人是骑兵为主,爬山越岭不得。"汤隆也接嘴道:"小弟在那一带却是熟识地形。"戴宗道:"若是恁地,倒不如去沧州了。"在席上的几筹好汉,各各议论,都不曾拿出个好主意。卢俊义便道:"听各兄弟言语,自是都不愿与金兵干休,小可也想了,我各兄弟由邓州北上,都望在河北建些功业,不想朝廷忽略了边务,只靠我们几个草莽之臣出来撑持,如何挽回得了大势?这正是项羽说的,此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!但虽是恁般说了,我们大小都是守土之官。现在土地既失,有何面目见得中原人士。我现在有三个策略,说与大家计定,我们能在河北占领两三个州县,收集流亡,徐图恢复,这是上策。带领现有人马东走山东,等候机会,再北来杀贼,这是中策。将这万人去抢大名,与金人决一死战,杀到一骑一卒方才罢休,这是下策。"柴进道:"下策是把这两万人马,自趋死地,自是使不得。上策虽好,但河北各州县早经盗匪骚扰,又受了金兵一次洗劫,已是十室十空。便能招集流亡,如何能驱饥民作战?现避往山东,倒是进可以战,退可以守。虽是朝廷不免见罪,为了替国家留些兵力,却也说得过去。"卢俊义手捻髭须,久久思量,忽然拍了桌沿道:"柴大官人说的是,少康一旅,可以中兴。难道我这一两万儿郎,却作不得一番事业?与其把这两万人和金人厮拚掉了,却不如留以有待。恁般说了,不能迟延,只是明日晚间,便可撤营东走。"郝思文道:"斡离不那厮却十分阴险,他既知道得了大名,也必料定我军必向东走。小弟愿领-一支兵马,向金营搦战,探个虚实。"卢俊义道:"郝兄转战千里,来到这里,且将息一日。要作一番打算,我须亲自出马。"

议论既定,大家也用饱了酒饭。卢俊义带了燕青,戴宗二人,携了弓箭兵刃,各骑一匹快马,悄悄开了城门,偷近金营来观察动静。这已正是黄昏时候,十丈路远近,已不见人影,卢俊义下得马来,将马项颈上的铃子,都摘落了。回头向燕青,戴宗道:"我们担些危险,再近前去看看。"戴宗和燕青都也摘落马铃。但戴宗抖了一抖缰绳,将马赶得和卢俊义并排了。因道:"此处去金营不远,万一让他们知道,只派二三百骑来拦了我们归路,我等就无法回营。兄长为三军之主,不可大意。"卢俊义道:"我万余人马,想找条活路出去,不把敌情看得透澈,路径看得烂熟,如何行得去?"戴宗道:"便是恁地,小弟可和小乙哥前去。"卢俊义道:"我正是要亲自看看金兵动作,却是他人代劳不得。卢某要为三军决定大计,却顾不得生死,凭这身武艺,我也不怕金兵出来拦劫。"戴宗见他坚持要去,只好和燕青在马前后紧紧跟随。那平原上起着不大的西北风,时时卷了残雪碎土,向人扑面打来。旷野寂寥,远远的刁斗声里,杂着胡马呜呜地叫。远处的繁星由天幕上垂下来,正和地面相接。在星光下,看到几十点大小火星,在地面上移动闪烁。估量那火光前后位置,总有一二里路长,正是由西向东,只去不回。卢俊义低声道:"二位贤弟见么?那一行零落灯火,必是金兵在移动。若说他是运粮草,何必向东道去?依兄看来,这里面必有些蹊跷,找们且再向前去看看好么?"燕青道:"金营附近,都掘了陷井,夜黑风紧,马蹄高下不齐,休得着了人家道儿。"卢俊义道:"便是落下陷井去,凭我这身武艺也纵跳得起来,怕些甚的?"二人料是劝阻不得,没甚言语,只是在后跟随,远远听到金营的更鼓声,由黑暗的上风头吹来,咚咚转过二更三点。

向那声音所在看去,也有些灯火横空移动。燕青道:"金人营寨一般的在人家大庄子里。便是张着灯火,也有寨墙抵挡。于今那里有三五十点灯光闪动,必是金兵在寨外行动。"卢俊义道:"小乙,你也省得了。我们如何能活捉两个金兵过来盘问盘问才好。"燕青道:"统制不可再冒昧,小乙和戴兄便可……"卢俊义在马背上笑道:"你道我只能长枪大戟厮杀,作不得这般精细勾当?"燕青道:"只是主将应当珍重。"卢俊义道:"我已来到这里,便是不和你们向前,单骑先回营去,又何尝不是险着?你不省得古人说了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"说话时,三骑马继续在黑暗里前进。马头改了向东,背对了金营灯火,却追向那一条东移的灯火线去。黑夜分不出路径,只是看定了那一条零落闪动的灯火,横跨了荒野,只管向前逼进,他们只是三骑人马,又在收割过了的庄稼荒地里跑,却很少声音发出。追得那丛火光近了,便看到有灯笼火把,在火光摇晃里,看到大批金兵,一串地沿了大路东去。卢俊义勒住缰绳,不敢前进,在马背上看那移动的金兵,行列扯得很长,约莫相隔百十骑,才有一盏灯火照耀,鼓角不响,旗子也卷着扛了走,他们正是要隐藏了怕宋军发现。燕青低声道:"恁般情形,不用揣测,正是他要先抢了我东向去路。"卢俊义挺坐在马背上,对那火光注目望了,忽然将枪尖向亮光的空当里指道:"你看,这地方前后队伍不联接,定是两个将领统率,这空当约莫有大半里路,天赐其便,让我们在这里下手。我们且走近些埋伏了,只突然冲出去,把最后两个人捉过来就是。说着,他一马当先,反转手来,向戴、燕二人招了两招。三骑马横截了大路,奔向前去。

正好这里有一带枣子林,虽是冬天里叶儿都枯萎,但枝丫低密,在这黑夜里,也可以藏些形迹。三骑马都闪在树下,却也半避了风。向那一箭远的人行大路上看去,正如卢俊义所料,前后队伍断了联接。后队隐约着在远处摇撼了火光,还不看见人影,这前面队伍,正是在这里透出了阵尾,三四个火把,照见一个顶盔穿甲的金将,周嗣簇拥了十几骑马兵,在马鞍上颠动了身子向前。这虽不是有了倦意,他们正是不曾提妨得这里有甚厮杀。暗处张望明亮处,十分清楚。燕青取下背上弩弓,搭上弩箭,对火把丛中看得清切,便向那金将面上射去一箭。这里听得弓弦响,那边火丛里却看到有人落马。卢俊义和戴宗这两骑马,正是八蹄待起,四耳高耸,准备了随时奔跑。那里金将落马,这两骑马正象两枝箭,飞奔向金兵阵尾。那些殿后的将校,看到主将落马,正不知天祸从何处飞来,大家下马搀扶,慌乱着一团。便是黑暗中奔来两骑马,他们也没想到是宋军来到,卢俊义在马鞍上,正如燕子掠水也似,奔到人丛中,挑了一位身材矮小些的金兵,先把枪柄一拦,把他身体横拦到,然后等马跑得逼近,伸手一扯他衣襟,便牵过马来。那人身离马鞍,兵刃也落了地,卢俊义轻轻便便将他夹在肋下,掉转马头便走。戴宗随后一步杀进 丛,趁大家忙乱里搠翻了几个,恰是不曾捉得活的。他见卢俊义已是得手回去,不敢恋战,也随后跑同枣林。卢俊义将擒来的人掷在地上,燕青便解下鸾带将他草草捆缚了,扣在自己马上。回看大路上,火光照耀得发红,后军赶到,前军也有人回头探视,益发嘈杂。卢俊义道: "小乙哥,这番真可以走了,休让金人看出了我们。"于是三骑马加上一鞭,飞奔回营。到了营帐外,将捆缚的那金兵解下鞍来,已是颠顿得半个死活。卢俊义叫小校们扛抬了到后帐去,且让他将息半夜。到了次日黎明,卢俊义便将这人叫到帐内,先和他说了些安慰言语,着懂得鞑子话的小校,翻译给他听了。随着让他席地在草席上坐了,又赐给他酒肉。那金兵也省得卢俊义将他活捉了来,无非是要讨些口供,便把他所晓得的尽情告诉了。道是斡离不元帅说过,这里统兵大将,都是往日梁山好汉,本就恨着南朝豢养了些贪官污吏,若是把这些话着他听了,定是乐得降了金邦,去攻打汴梁。又道:"你们这大营南北都有大兵,只是东西两路空着,在昨天晚上,便派了五万人围困你们这里。又知道你们多半是会向东走,所以这东壁厢派的人马更多。卢元帅,你们早打点主意才好,金兵若是把你们围困得住了,你厮杀也罢,不撕杀也罢,只是断缺了你粮食柴水,久了,你不投降怎地?"当通事的小校,把那人言语翻译转告了。卢俊义笑道:"斡离不虽

是阴险,却小看了梁山志士。我们虽是恨着贪官污吏,却也不如恨着金人那般厉害。两害相权取其轻,我们也只有投降了贪官污点来打金人,休劳他恁般妄想,我等却会作了金人鹰犬来咬自己人。"通事把言语告诉了那金人,他拜倒连连称是。卢俊义赏了那金人一些洒肉,留在后帐。便吩咐鸣鼓升帐。

三座营寨将领,听了鼓声,都到中军帐内来听候将令。卢俊义升帐,便向在帐前的各将领道:"现在金人看了我们这支劲旅,是他在河北的心腹之患,想把我们毁除了。我们要为国留下这支劲旅,恰不让斡离不那贼逞了毒计。所望大家兄弟戮力同心,冲出重围,永久让金人在河北有后顾之忧,牵制他南下。我已探得明白,金人又在我东西路设伏,想和南北大军应合,把我们困死。趁他布置未周,我们便冲出去。现派郝思文、戴宗带领三千军马向东厮杀。所有金兵占领村镇城池,都不必攻打,一直冲杀金兵后面。然后扎了阵脚。我这里大军东去时,你们再回兵夹击。这部兵马,全用我大名骑兵,我已安排好了,你们点齐,午刻动身便是。第二拨派陈达、汤隆带领本部人马,在今日午刻,向西路攻打。不必深进,听我这里吹着角号,便佯败回来。第三拨派杨雄带领本部人马,多打旗帜,向南撤退。在十里之外,也向东进兵,接应郝思文、戴宗,帮助冲过金兵阵地。笫四拨派柴进带本部人马向金营挑战。那贼既是志在圈我,必不应战。我军也只佯攻便可。金兵若出营应战,我这里自会鸣金收兵。"安排已定,卢俊义却自和燕青带了中军大兵,见机东撤,以便居中联合四路。已牌以后,兀自静悄悄的,三营各无动作。到了午牌时分,中军三声号炮响起,金鼓齐鸣,营门大开,四路人马,同时杀出。柴进这支兵马,约有五千人左右,对了冀州南郊金兵先锋营寨,便冲杀过去。

那斡离不自喝里色被擒后,已经另换了先锋,和卢俊义对垒。他早安下袭取大名的毒计,却教先锋不必轻易出战。这日午牌,正是天净无云,红日临空,平原雪冻,尘土不扬,在营寨墙上可以看到甚远地方。这金兵先锋乜的迈,听了宋营大军杀出,便登了碉楼观看。见宋营黄尘滚滚里,五彩缤纷,旌旗横空,人影遍野,分四路冲杀,来势汹涌,正不知是何用意,益发闭了寨门,不来应战。柴进人马冲到金营附近,那里将石子飞箭射出,柴进也就装了不敢向前,只是命阵里擂鼓呐喊。在东路的郝思文、戴宗,带了三千马兵,在战鼓擂得震天也响声中,便向东飞奔。一口气走了二十里路上下,并未遇到金兵,前临分叉路口,正是南向济州北向沧州分路之处。另有一条小路,却是斜趋大名。戴宗在马上叫住郝思文道:"郝兄见吗?此地正是东南向的咽喉路径,金兵如何肯放松了?前面一带青隐隐的树林的影子,金兵若是要围困我们,必在那里设有埋伏。"郝思文在马背上抬头看去,前面的青蓝天脚下盖着平原,正是密密的树影子,有如一堵寨墙。那树影上百十个黑点子飞动,正是下面有人惊动了树上鸦鹊。便道,"不错!那树林定有几个村庄,金兵必是在那里驻守了。我们一路鼓噪了来,他怎地不防备了?我们要为全军杀开一条血路,正顾虑不得许多。且让弟兄们喘息片刻,再来进攻。"说着,在身边行囊里抽出一面白旗,临风招展一番。全军便都勒住缰绳,停马不前。

这里在平原上,恰好是个微洼所在,三面土地隆起,挡住了风沙,也掩藏了形迹。郝思文与戴宗在高地逡巡并马商谈。约莫有顿饭时,郝思文抽出红旗招动,三千马兵,变了一字长蛇阵。郝思文领了阵头,戴宗压了阵脚,向前便放箭一般的冲了去。这冬野收割了庄稼,褐色地面,一望无际,忽然滚起一股黄尘,涌着几丈高,象一条巨龙,向对阵舞跃了来。果然,到了树林子里,发现两座村庄,寨墙遍插了金兵旗帜。这里骑兵到了,大路在两村之间穿过,十分危险。郝思文手举大刀,在马鞍上飞舞,一人引队向前。早听到梆子声发动,两面村庄,向路中夹击着射出箭来,象暴雨也似,宋军各各鞍里藏身,依然向前直冲,冲出了这个咽喉路径,虽折损了一二百骑,却也无碍大事,郝思文益发不敢停蹄,只管奔跑。回头看看两个村寨远了,树林也稀疏了,或断或续。在马上正喘过一口气,却见对面一带树林里,旗帜摇动,在胡笳声里,有几千金军步兵涌出,日光里照耀着兵刃上的白光。正要等马兵向前去截杀。郝思文看那金兵阵式,林子外列着两排人都使了长枪大刀,林子里人影摇闪,尘土飞腾,必还有弓箭手,校刀手,马入树林,必是死局。便舍弃了大路,斜刺里向树林子东北角奔去。他将大刀插在马鞍旁,两手挥了两面红旗。戴宗引了阵尾,屈曲了向前,却变成了个蝎子形。郝思文把自己的前锋,交给了副将带领,与戴宗转来前方的阵头,作了两个钳子,齐头并进,原来阵的中段,变成了蝎尾,他策马回去殿后。这些家数,都是粱山当年训练得来,卢俊义本部兵马,自也是这般操练。所以郝思文指挥阵式,十分得心应手。这个蝎子阵,可以免了金兵拦腰截杀,便冲绕过了树林。不想金兵处心积虑要把这支精兵困死,那里肯让他们突围。但听到胡笳声起,北方有骑兵约两三千人,对了这蝎尾,直扑将来。他们排的是乱鸦阵,平原上三五十骑一丛,乱轰轰地,铺展开了,围绕拢来。猛然看去,倒觉遍地都是金兵。郝思文如何不省得,他在马上下令,教身边的旗牌鼓手,发了个后队变为前队的鼓角声,全军便都掉过马头来,由东向西。他这时又成为前锋,在马上挥动两面黑旗,阵式又第三变,变成了大鹏展翅。蝎尾变了大鹏头,两钳变了两个翅儿,向外伸张,正对了那乱轰轰三五十一群的散骑兵扫荡着。不消片刻,两下里便厮杀到了一处。金兵虽是一队队的扑击过来,郝思文自在队伍前面横冲直撞,紧紧带住了阵脚,不让他混乱。宋军这三千马兵,拚凑在一处,正像一只大鹰,在大地上盘旋,几万只马蹄,踏践的尘土,飞腾了几里路横阔的地面,半空里如起了一重浓雾,真个日色无光。马蹄声,喊杀声,海潮般涌起。两下骑兵,都使用着枪矛,尘雾里几千支飞舞,本就让人眼花缭乱。这宋军马兵,阵式是一团的,三千枝枪矛,都在马头上像倒了的排竹,联系了朝外,更教人看着是一条活的鹿角,气势夺人。金兵用错了散兵扑杀,一时又集合不得,零落的扑来宋军阵脚,都教这一万多马蹄,三千枝长矛,冲杀散了。金兵扑杀到三次,已让宋军冲散了三停的一停。那阵后土丘上,有一杆大旗招展,呜呜吹着海角,金兵竟自撤退回去了。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