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历史小说>> 水浒传

水浒传

水浒新传 第二十八回 遣细民赴死勉时迁 夸宗室弃城伤赵野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张恨水   发布:2016年11月28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这一场厮杀,金兵却坠入雾里,他们每次遇到回营的来军,每次都以为是中了伏兵,人心慌乱,越战越没有了阵势。待到五鼓天明,卢俊义、柴进两路兵马大获全胜,都回到了大营。卢俊义驻扎的这所村寨,空屋很多,便让柴进本部人马,也都在这村寨里驻屯了。柴进自己随着燕青押解了生擒的喝里色回到大营。一路行来还骑在马上,到了营门而后,滚鞍下马,恰便支持不住,倒在地上,燕青着人将柴进抬入屋内床上安歇。把喝里色关在囚车里,等候卢俊义发落。卢俊义回来时,知道虽擒得一员金国大将,可是又折损两名兄弟,心中甚是惨伤。把关喝里色囚车,且押到后营。在中军帐内备酒犒劳出战弟兄,除了柴进卧伤未起,所有各弟兄,都团团地围了圆桌子吃酒。

席上杨雄,时迁、陈达都郁郁不乐。杨雄坐在席间,手扶了酒碗,待吃不吃地,叹口气道:"自在蓟州和石秀兄弟相识以来,十分意气相投,几次遭险,都得无恙,却不想是今天分手了。"

陈达道: "我等聚义兄弟,虽是情谊一般,却相识有个先后。小弟和朱武兄长在少华山结义之后,未曾分手过。多年弟兄,忽然永别,心里总觉着有一件事横搁了,分解不开。"卢俊义坐在首席上,正端了酒碗起来要吃,这便放下碗来,手按桌沿,昂头叹口气道:"折伤了朱、石两位兄弟,不但是我等兄弟损伤,便是国家也折损两名好将材。"杨雄豁地立起来,拍了桌案道:"必须把喝里色那厮首级号令辕门,才泄得胸中这口怨气。"卢俊义手抚髭须因向杨雄点点头道:"杨兄且休性急,留着此人,自有用处。现在金兵,深入我大宋国境,他哪日不杀伤我成千成万百姓l杀他一人,报得甚仇?我且宽待了他,那厮在三五日后,不曾受刑,必存着生望,在他日内,好歹讨些军情出来,强似要他流那几点膻血。"时迁道:"恁地时,却使用得着小弟。当年小弟落魄在蓟州时,也曾经营牛羊皮生理。奔走长城内外,颇学得几句鞑子话。小弟便用鞑子话和那厮攀谈,他不怕第三人听了,或会吐些实言。"卢俊义点头道:"恁地便十分是好,明日便由时迁兄弟探问那厮口气。"当时计议定了,便开了囚车,将喝里色让在一间民房内酒肉款待。和他包扎箭伤。

到了上午,时迁拎着一腔烤羊,配了酱醋葱蒜作料。几十个饽饽,一大壶酒,亲自领人进到拘禁喝里色的屋子里来。见他坐在一条大木凳上,两手盘了镣栲上的铁练耍子,盘弄到呛啷作响。他猛然见时迁是一位将官打扮,便豁地站了起来。时迁向他说了鞑子话道:"喝里将军,你休害怕。我们这里卢统制,道你是筹好汉,特派我押送酒食来,让你将息几天,息得好了,且有事和你叙谈。"那喝里色惊奇不已,倒不在他这几句言语,却想不到宋营将官有会说鞑子话的,便瞪了眼问道:"你是兀谁?却解得大金国话?"时迁笑道:"我叫张三,是蓟州人,原先曾常到贵国贩买牛羊皮,怎地不懂大金国言语?"喝里色问道:"你在卢俊义这里任甚官职?却被派来了款待我。"时迁笑道:"久后自知,你却休问。"于是着兵士们将酒肉都放在一张土案子上,和喝里色开了镣锁,让他自吃,时迁且坐在一边,和他说些闲话。他饭后,看着人给他上了镣锁,押人收拾了杯著去。午后,时迁又来了,先是着人送进一捆木柴草屑来,把屋子里土炕下火眼里,先烧上了火来暖炕。在土炕上铺上两床被褥,一床羊皮毯。随后又有人抬来一张桌子,两张木椅,一担食盒。揭开食盒来,里面一大盘炙牛肉,一支熏鹅,一个红烧羊头,都用大木盘盛了放在桌上。另是个小笸箩,盛了几十块烤的胡饼,又是一大瓮酒。桌面上相对放了杯著,时迁叫兵士给他开了镣锁,陪了他坐着吃酒。

喝里色笑道:"张将军,你是受了卢俊义指使,来劝降我,所以恁般款待。你休来欺弄我。"时迁笑道:"擒得敌将,非杀即招降,有甚理解不得?你只将息几日,后来自会明白。"喝里色虽不省得卢俊义究是何意,且也乐得快活,自不追问。到了晚间,时迁又着人送了酒肉来吃。饭后,且用大壶熬了浓茶来喝,桌上点了臂粗的蜡烛,红光闪闪地,时迁便陪了他闲话。到了第三日,时迁又送了酒肉来相陪,喝里色向时迁道:"我又不是一支猪,你待把我喂得肥胖了来杀,若说是要招降我,你怎地却不提起一字?你须是引了我去见卢俊义,待我当面问他。不时,却教我闷的慌,便有酒肉,我也吃不下去。"时迁笑道:"你真要问时,我便告知了你。你想,贵国和我大宋还能永远厮杀了下去吗?我们得了大名来书,道是朝廷已经在向金国提起和议,这早晚便定妥了。因此,要你降我们却也无益。把你杀了时,更是伤了和气,于大局无甚补益。待得和议成了,自把将军送回金营,岂不落下一点交情?"喝里色笑问道:"甚时候,大名来书如此报道?"时迁道:"便是最近两日。"喝里色手扶酒碗,昂了头哈哈大笑道:"你们这卢俊义统制却相信赵野都总管来哄骗。便是你等攻打冀州那日,我们就知道你们南朝西道都总营王襄,弃城逃走。那赵野兀的不也是个文官,怎管得北道军事,早在一月左右,他们的家眷,已送过了黄河,怕不是预备作第二个王襄?我那斡离不元帅,已调有奇兵,接应西路粘没喝元帅大军,占领黄河北岸,这早晚大名想是休矣!你这区区两三万人马,济得甚事?将来没了归路,都被我大军活捉了。我念你们不杀之恩,告诉你实话。

莫如放出我来,引你们投降北国,却不失封侯之位。"时迁听他絮絮叨叨说了,不像担造,心里大吃一惊。但面上兀自镇静着,道是喝里色信口谎话。慢慢地陪着他吃完了酒肉,便奔回中军帐来,向卢俊义报告此事。

此时柴进伤势少痊,与戴宗,燕青同在帐内坐地。柴进便道:"乱听说西路金兵,确是由太原进向潞州,难道恁地快,使抄到了黄河北岸?"卢俊义道:"然是作怪,这两日金兵不来攻打报仇,大名也不见文书到来,像是暗中有变。必须着人向大名探视一番方好。此事,却须……"手理髭须,望了时迁沉吟着。时迁挺身相应道:"若是兄长须差遣小弟前去,小弟万死不辞。小弟虽然曾是个不安分的细民。但相隧在公明哥哥和兄长手下多年,也略懂得忠义,前后奉过许多差遣,都未曾误事。"卢俊义道:"贤弟,你怎知我要把这事差遣了你去?因为喝里色那厮言语,多少有些可信。若是大名有了金兵,平常一个百姓,却怕不能自由来去。贤弟懂得鞑子话,便方便了许多。"时迁道:"小弟自能临机应变。"卢俊义执了时迁手道:"贤弟,若道临机应变,你自有这能耐。只是南北两国干戈相见,是子孙兴灭的勾当,却非往日我们山寨聚义小局面的厮杀,你此去万一有点差错,金人要了你性命,大丈夫为国家流这点血,那是身死得其所。却怕他们挫折或引诱你,要你为虎作伥,那我聚义弟兄受累事小,国家受累事大。"时迁听了这话,只觉脊梁上冒出一阵冷气,周身汗如雨下,立刻向卢俊义拜了下去。卢俊义将他扶了起来,因遭:"贤弟有话且说。"时迁又对在座各位兄弟,躬身唱了个喏,因道:"小弟方才言过,虽是出身细民,因跟随各位英雄豪杰多年,却也懂得些忠义。再蒙张相公提拔,朝廷恩典,那般出身的人,也作了个巡检,好歹是为官吏。哥哥说了,这番厮杀,是子孙兴灭的勾当。小弟一要报答国家,二要报答张相公,三要顾到聚义兄弟英名。如有甚差错,小弟一定一死为先,决不辱没了这个身体。董平、宣赞,石秀,朱武四位仁兄那样慷慨就义,小弟难道是个木偶人,却不省感动?"说着便流下泪来。杨堆也起身向卢俊义道:"哥哥放心,时迁兄弟却不是在蓟州流浪时那般人物,他常对我说,小弟一个鸡鸣狗盗般人物,却来作了官。小弟却也劝他,休过分惭愧。正是鸡鸣狗盗可以来做官,做了官的却休去再作鸡呜狗盗便好。他平日有这般心胸,可想他要做好人。"卢俊义向时迁唱个喏道:"原来如此,贤弟休怪则个。记得我兄弟离开邓州时,张相公却排了队伍送我们。我们不轰轰烈烈作一番事业,怎地对得住张相公那一番荣宠?"时迁道:"哥哥放心!小弟在东京相府里进出过,省得他们作事,自有不如我们处,我等自是休把自己看轻了。公侯将相的事,鸡鸣狗盗一般做得!我们斩头沥血的事,却是他们仿效不得。"卢俊义道:"贤弟有这番胸襟,那便十分是好。事不宜迟,就请贤弟挑选快马一匹,即刻动身。"时迁也知道大名有变,大军没了后路,不但是退无可退,人马粮草就要断了按济。于是退出帐来,装成了个商贩模样,身穿大布皮袄,头戴风帽,腰上挂了柄朴刀,手拿枣木棍棒,背了个小小包裹在肩。另挑得一匹快马,换了一副朴素些的鞍韂,拴在帐外等候。自_己进得帐去,放下棍棒,又叉手向卢俊义唱个喏。问道:"兄长还有甚指示?"卢俊义见他恁地虚心,也十分欢喜。因道: "这虽是冒险勾当,却望贤弟早早回来,告知大名情形。大名无事时,贤弟尽管前去见赵总管,道是我等在此打胜仗,他尽管从容坐镇。大名有事时,却也须把金兵情形,打听个实在。我等三军进退,都凭贤弟作耳目了。"卢俊义说时,由主帅席上站了起来,拱手相送。时迁拜了两拜,退出帐去,解了拴马索,却待登鞍。杨雄却由中军帐边,转了出来。时迁便迎上前问道:"兄长有何指教?"杨雄弯下腰,在靴统子里抽出尺来长雪亮的一柄匕首来。两手托了,送到时迁面前,因正色道:"大名若有变动,你如何带得棍棒朴刀?送这炳小刀给兄弟,也好提防一二。"时迁道:"小弟省得。"接过匕首来,也掖在靴统里。然后唱个喏,拱手上马。出得营来,不敢停留,加上一鞭,直奔大名。

这日午牌,相距北城尚有二十里上下,却见百姓扶老携幼,纷纷向东奔窜。向百姓打听时,有人道是赵知州降了金人,有人道是金兵由西来袭了大名,前三日已占了城池。今天金兵出了城却抢杀到乡村里来。有的道,前面不远便在厮杀着,客官休想前去。时迁听说大名果然有失,却也不敢冒昧前进。只是沿路请问百姓,又走了五六里,逃难的百姓,却见稀少,正是早一半天都跑空了。有人看到他还骑马向南走,都劝他休去,道是金兵便在前面骚扰。时迁又走了两里,路上却已看不到行人,立马在积雪平原上,正是四野静悄悄地,看不到树林或村庄里有一半缕炊烟。抬头看看天上,一轮阴霭遮漫了的红日,像大鸡子黄也似,挂在西南枯林上。野地里堆了残雪,寒空凛凛,时赶看了此情此景,却也不无戒心。又走了半里路,忽然喊杀之声大起,却不杂着鼓角。看到附近有两三间残败瓦屋,打马奔向那里,却是一所古庙。大门闭塞了,旁边的土墙,倒有两三个缺口。时迁打着马,跳进墙去。见正殿椽子断了好几根,落下满地的瓦,神龛里不知供着什么神,佛神龛和前面香案都斜倒了出来,被木柱子挡住了,那后面正好闪出一条暗夹道。时迁便把马牵着藏在神龛后面,自己走出佛殿来。那喊杀之声更近,立刻缘了柱子,盘上屋梁,益发由椽子断出窟窿的所在,钻出了屋顶,伏在瓦屋脊上张望。看时,见有四五十骑金兵,在田野里乱跑,后面约莫也有四五十骑宋军,只管追了砍杀。其中一位将官,身穿赤色盔甲,骑着一匹紫骝马,手挥长柄大刀,跑在追兵前面。追着了金兵,不问大小将校,只是挥刀便杀。时迁见有自己军马,胆子便大了,只管在屋脊上看。那四五十骑宋军追杀一阵,约莫又伤了二三十骑金兵,剩下少数金兵逃去,并不再赶,却带转向这里走来。那位红甲将军,便在后压阵。

时迁料无意外,由屋檐上跳下来,迎上前去,口里喊道:"前面杀贼的将军,请留步,冀州大营来人,有话说。"那些人见旷野里有人呼叫起前来,便勒住了马等候。那红甲将军策马上前来时,时迁大惊喊道:"兀的不是思文兄长?"郝思文啊哟了一声,立刻跳下马来,将刀插在地上,拱手道:"时兄何以来此?"时迁道:"我且先问郝兄,大名城现今怎地?"郝思文跳脚道:"咳!失陷了!"时迁道:"未曾听说金兵前来攻打,怎地就失陷了?"郝思文道:"如何没有金兵来攻打?赵野这蠢材,只图逃命,怕卢俊义哥哥回兵救援,要留他守土,按下军情,不通知给你们,时兄莫非是回来探听消息的?"时迁道:"奉了卢兄之命,回来打探。既是如此,且请兄长到庙里叙谈。"郝思文吩咐随从骑兵,且在庙门外驻扎了,便同时迁一路进庙来。郝思文道:"太阳要落

山了,烧一丛火烤如何?"时迁道:"却还不冷,今日走了一天不曾喝口热水,只是捧了两捧残雪吃了。这香案下面,倒有一只铁罄,且烧些雪水喝。"于是郝思文捡起了一些断椽木板,堆在殿里。时迁在身上取出火石铁片,敲着燃了纸卷,先把木材燃了,然后在香案下翻出那个铁罄来,放在火边,先在院落里捧了几捧雪熬化,将铁罄胡乱洗刷洗刷,二次再来熬水喝。时迁且熬煎着雪,且坐在地上,和郝思文对面向火。

因道: "既是大名失陷了,兄长何以还在郊外,又怎地来到大名?"郝思文道:"那西路金兵,不像东路金兵有我兄弟之兵阻当,下了太原,便直扑河东。西道都总管王襄,也和太原郡那些州县官一般,望风而逃,金兵恰是不曾遇到一根草来绊了他。小可在蒲关,只有千余人马,如何抵敌得了金兵数十万人。那知寨张载,却是个能吏,他见大势已去,却和我商量,与其将士地人民,都拱手让给金人,倒不如坚壁清野,教他来无所获。本来蒲关人民,也就纷纷渡河。那张知寨益发昼夜鸣锣惊动百姓,搬家渡河,规定在半月之内,境内都要走光。过了半月,官府自来烧城关乡下房屋,留住也无地容身。百姓听了自是纷纷迁走,无奈黄河冰薄,过河的人又多,张知寨怕在河里要有坍陷情形,更派我带了五百名军马护守河岸,在冰上洒下麦草沙土,免了行人牧畜滑跌。我只是在河岸上来往逡巡,一来监视了渡河百姓,不许拥挤,二来也防护了歹人来抢劫百姓行李。不想到了十二天上,金兵便己迫近了蒲关,我顾不得河岸,带五百名兵马回到城关来。远远望到一片烟焰,城里已成了火海。路上迎着城里逃出来的二三百残军,道是张如寨知道金兵已经逼近,把城里残留的几百名军民,一齐放出城来,在寨衙里敢了一把火,自穿了朝服,跳到火里去。城里事先已放好了火种,军民退出来时,放了几十把火,城里也烧光了。小可听了此言,想是进得城去,也无地可守。本待一死,却又太不值得,便带了六七百军马,直奔大名,知道卢兄带了万余人马,已出师北上,想见了那北道都总管赵野,再讨些职务,也来帮助卢兄。到了大名时,却见人心惊慌特甚,白昼扯了吊桥,紧闭了城门,城墙上遍插了旗帜。城外人家,都也关门闭户,像是昼夜准备了大厮杀。我把带来的军马留在城外,向城里射进去一通书信,道是要求见赵野。过了一日,城里缒下一个衙役来,道是赵总管相公,只许我一人进城。恁地,他自不开城门,用绳索箩筐,将我扯吊上城去。我到城里看时,益发街巷萧条,路上行人缺少,见了赵野时,我自道是失地之官,甚是惭愧,若是相公有差遣之处,愿一死以报国恩,藉盖前愆。"时迁坐在火势对面听话。一壁厢用木棍把火势撩拨得大了。铁罄里雪水已煮沸了,在马鞍子行囊里,取来一只小葫芦瓢,便舀了水吃。因笑道:"郝兄这般言语,赵野却恁地听得进?"说着,舀了一瓢水隔火送给郝思文。他笑道:"贤弟把酒瓢都带来了,行囊却是齐全。"时迁道: "小弟此来,正预备了非常之变,干粮带得颇足,我兄要吃些也不?"郝思文道:"正好!我和几十名弟兄,今日只熬得一顿玉米粥吃。"时迁又取出一小袋干麦粉,两大块牛肉羓子,放在火边木板,由靴统子里抽出小刀来,把牛肉羓子切碎了,将刀尖插了一块,送给郝思文。他接过了,右手将葫芦瓢舀铁罄里热水喝。左手捏了小刀,将刀尖上牛肉羓子进到口里咀嚼。因道:"见到赵野的那日,他正留了我在州衙里共饭,只是一盘腌羊肉,一只鸡,一筐炊饼一瓮酒。他道城里已买不得新鲜菜肴。这倒不是百姓慌乱了,他预备死守这座城池,把老弱百姓都放走,好减轻了将来城内粮荒。"他又道:"大名还有三五千军马,两三万壮丁,足眵半年吃的粮食,这城足可守数月。以便朝廷派大兵来救,早几日他自己免除了新鲜菜肴,这是待远客,所以宰了一只鸡。大宋官家姓赵,他也姓赵,他是个皇帝宗室,他尽忠要比平常人近一等。"时迁笑道:"郝兄,你听他这般昧了良心言语。"郝思文伸过小刀来,又插了块牛肉羓子送到嘴里咀嚼。摇了头道:"我哪里会看得出他是甚等人物,那日我见他时,见他穿了绿罗窄袖战袍,腰系鸾带,挂了一柄绿鱼皮三尺长剑。扎了绿绸幞头。结束得紧扎,象个随时出战的模样。他请我吃饭的时候,那厮壁上挂了大小两张弓,又好几壶箭。我经过二堂的时候,我又曾见那廊柱上正拴了一匹鞍镫齐全的马,不是这都总管的坐骑是甚的?"时迁笑道:"你信他?他是个文官,却不解朝廷怎地把北道都总管重要职守给他了?不过,我知道蔡 京、王黼这两个奸臣都和他交好。"郝思文将刀背敲了火柴棒,叹道:"这便是了。那日我见那厮恁般做作,以为他是个血性汉子,却和他说了实话,我道河北、河东州郡的官吏,听到金兵来了,望风而逃,不但辜负朝廷,却也丢尽中原人颜面。难得蒲关张知寨守城而死,争了一口气,小可未得和他一同殉城,实有余憾。现在来到大名,但和金人一战给国家出些血汗,死也瞑目。于今赵相公决计守城待援,正是郝思文效死有地,十分快活。那厮倒象真的喜添了个臂膀,亲自斟了大碗酒敬我。道是已飞檄给卢俊义兄长,即日撤兵回守大名。在此三五日内,料得金兵未必便到,但也不可不防,却让我带了原来人马驻城外七里庄,与城内作犄角之势。免得紧闭,外边没一些布置,金兵来了,便可合围,城里不能在事先作丝毫准备。我听他话,自是相信。他倒在饭后握了我手,亲自送出二堂。道是虽弃了蒲关,不足介意,只要我在大名效忠,自当申奏朝廷为我洗刷。他自知道宋江,卢俊义结义弟兄,决无怕死之辈,又约我好好在城外七里庄将息,日内便在城内分拨些粮秣给我。当日依然将我由城墙上缒出来。谁知我出城之后一连三日他未睬我,叫城时,城上回复,外面风声紧,不便开城,令我自在城外征募粮秣。没奈何,我且在民间搜罗些粮草,住在七里庄上。前日上午,金兵忽然蜂拥而至,城池立刻陷了。城里州衙里差役逃出城来,我获着了一个。问起来,才知赵野见我的第二日,知道金兵已到境外百里,便弃城逃走了。这三日来,只是关闭了一座空城,金兵是不敢早来,早来这里便早失守了。我不想赵官家宗室,恁地不中用,偌大一座名城,如此轻易弃了。我本来即日可以到冀州去投卢兄大营、却是不肯输这口气,把步兵都遣散了,剩下二三百骑,我便带了埋伏在东北郊各村寨里,遇到金兵多时,我躲避了他们,少时,我便出来截杀他。杀了两日夜,走马灯似捉着迷藏,杀了金兵千百人,算略出得这口鸟气。只是我也只剩这四五十骑人马了。我也正想明天投冀州去,不想今日在此得遇时兄,正不知那面情形如何?"时迁跳起来道:"我今晚混进大名去。"郝思文不觉看觑了他道:"这却为何?"时迁因把卢俊义派遣自己来的意思说了。因道:"天赐其便,在此得遇兄长。就请取了小弟行囊马匹,向卢兄先报此地情形。小弟入城,大则扰乱金人一番,小则也多采些消息回报卢兄,我辈好寻条退路。"说着,在郝思文手上取过那匕首,在火光上一举道:"此是杨雄哥哥所送,小弟进得城也罢,进不得城也罢。如若不得已时,便借这个作我的归宿了!"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