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墨精要>> 文学鉴赏>> 历史小说>> 水浒传

水浒传

水浒新传 第二十六回 风雪遮天舍生献计 战袍染血复命成仁

繁体中文】  作者:张恨水   发布:2016年11月28日   阅读: 次   【以稿换稿

这两第好汉是兀谁?一位是易州好汉刘屏,一位是雄州好汉田仲。他二人自投沧州以来,便留在统制衙里当差。柴进去后,宣赞手下,缺少将才,看他两人是见义勇为的血性汉子,便升了刘屏作步兵教头,田仲作马兵教头。田刘两人感激宣赞的知遇,也十分气味投合。这日宣赞一早向知州衙内禀报军情,二人也在衙内检点部队。忽听得宣赞在州衙大堂上撞柱而死,十分惊吓。奔向州衙来探听,才知道王知州要降金国。刘屏听说,将面皮涨红了,待要发作,田仲却向他使了个眼色,两人匆匆地回了统制衙署。只在衙门口,刘屏便止住脚道: "田教头,你要我回来怎地?我要闯进衙去,把那王贼先杀了。"田仲道:"我怎地不省得?那王贼手下,也有百十个心腹,我两人独自入去,却不是故意走进那贼圈套。我们手下,还有两三千兵马,便先来发动了,去把守四门,免得金兵乘虚而入。城池在我们手里,自不怕那贼人会飞上无去。"刘屏道:"田教头说得是,保守城池要紧。"两人说话,踏进衙内看时,见兵棚里弟兄,十停走了七八停,剩下几十人,正也各自收拾包裹,行将出走。田仲喊了两名兵士来询问:"你们要怎地?"他们道:"王知州要把这座城池送给金人了,我们学不到宣统制为国捐躯,我们却也不能跟了奴才去当奴才,来杀害中原自己人,不散了怎地?"刘屏听了这话,虽是大事已去,却也人心未死。便站在庭院里一块大石头上,高声大喊道: "各位兄弟听了,这里知州王开人出卖祖宗,投降了金邦。我们宣统制守忠不辱,在知州衙里被逼自尽了。我们为公为私,都不能饶了姓王的这贼。是有心肝的,不要散了,都随我去杀了贼官。"刘屏喊叫了几遍,有血性的兄弟,便有几十人夺了枪刀,奔向刘屏身边来。那些未曾打算动手的,看了这般情形,也是热血奔腾,都随着取了武器前来。竟不曾再有一个要走,田仲也十分快活,便取了一枝点钢枪在手,站在人前,将枪尖向空中一指,大声叫道:"要为国杀贼的,都随我来。"他说毕,所有的弟兄们,齐齐的呐了一声喊,便拥出衙来,要直奔知州衙门。

但是到了街上,却见满街百姓,大哭小号,不分东南西北乱窜,但听人说,城门大开,金兵已经杀到城外了。同时,西北角十几丛烈焰,腾了高空,将半个城圈都罩在烟雾里。分明是金兵故技,未入城先放火。田仲和刘屏本是走在队伍的前面,看到恁般情形,不免站住了脚,躇踌一番。田仲道:"大郎,你看,四门大开,金兵已到城下,那容许得我们去杀那贼官?料着东南城还有出路,不如带了这几百弟兄,逃出城去,投奔柴统制那里,再图恢复。"刘屏眼望了天空的火焰,向田仲答道:"金兵若要进城,王开人那贼,必出来迎降,讨好他的新主子,我们趁着混乱时间,正好把那贼活捉了,送到东京,剐他万刀示众。"田仲道:"大郎,你不听这人声……"说时,像海潮也似的喧嚷人声,由西北角涌将来。西北角街头的难民,撞跌了向东南角奔跑.只喊金兵已经杀进城了,金兵己经杀进城了。不到片时,难民已和统制部下的兵马混合了一处,老百姓惊慌着跑。军士也惊慌着跑。田、刘两人待要阻止时,那西北角有几十骑马,在难民身上直冲过来。看那马背上,驮着番装的金兵,手拿了标枪,向马前乱掷将来,百姓纷纷倒地。随着胡笳狂吹,马蹄声像瀑布也似在后面响着。田仲叹了口气道:"大郎,你不走待怎地?预备当俘虏吗?"说毕,拖着刘屏,踅入冷静巷子向东角奔走。奔到东门时,难民己如潮涌般将城门堵住,哪里挤得向前?两人便抢入了附近民家,找了几根绳索,再奔上城去,将绳结了,缚在城垛眼里,然后顺手垂下的绳子,缒出城去。恁地时,只有孤身两人,却带不了一名兵卒。所幸金兵正抢着入城掳掠,城外并无伏兵,两人绕城向南,顺路直奔冀州。

到得柴进营里,在中军帐里拜见了柴进,备细说道沧州失陷情形。柴进听了,魂飞天外,便召集朱武、戴宗,石秀到帐内会议。依了柴进意思,便要回兵去救沧州,朱武道:"这如何使得?王开人降了金人,冀州城内斡离不那里必是事先已经知晓,我等回兵去救沧州,他正好在后面夹击我们。小弟有一小计,可以杀劫金兵一场,便是不夺回沧州,也让我南北两军会合到一处。于今是被金兵横隔在中间,兵力单薄,作不得甚事。但此事必须面见卢统制约好一切。"说着,因把自己的计策,向柴进叙述了一遍。柴进道:"此计甚好。只是周围百里,全有金兵巡逻,我兄一人,如何得过去?"朱武道: "此是细作勾当,如何多去得人?"石秀挺身起立道:"小弟护送朱兄去走一遭,军事紧急,怎地顾虑得了许多?"柴进想一想,这话也是,便派了田仲、刘屏去带了前军,暂充了正副先锋。朱武和石秀两人,扮作了难民模样,当日便冒夜穿过金兵阵地。

冬日夜长,虽是绕行了几十里路程,到得大名军营,也才是五鼓天明。那积雪平原,本来天地一片白色。忽然刮起西北狂风,天空里像长河决口一般,发出呼呼轰轰的怪响。积雪浮面的一层,未曾冻得结实,让这西北风掀起,像那沙漠里的飞沙,又像山头上的飞云,横山遍野,向南奔腾。这飞雪里面,又有那不能忍受的尖厉冷气,扑到人身上,其快如割。朱、石两人挣扎到了营门,经过通报,到了中军帐内,谒见卢俊义,见他两人身穿翻面长毛羊裘,头罩兜脸紫皮风帽,羊毛被碎雪冻结成了毡子,大吃一惊,因道:"二位贤弟,冒恁般大风雪前来,必有紧急军事。 且先暖和了再说话。"中军帐内,生有火炉,且让二人稍远坐着,脱下了外罩羊裘兜帽,又着兵士烫了两壶酒来吃,先冲冲寒气口朱、石二人坐了小半个时辰,才复了元气。朱武见卢俊义身着狐皮软甲,腰悬长剑。因先问道:"卢兄却也不时戒备?"卢俊义道:"恁般大风雪,正怕金兵乘我不备来袭。二兄且说来此为何?"朱武因把沧州王开人投降了金人事说了。便道:"小弟之意,沧州这支兵现今是前当大敌,后无救援,便不打仗,这粮草也断了接济。看这早晚沧州金兵,必会同后来兵马,将我等围困了。不能不早为之计,莫如装个回救沧州模样,略退一二十里,却在两翼藏了伏兵。那时,卢兄这里,用全力去攻打冀州。他若必为我南路是牵制之兵,不甚理会,我那边便让开他追兵,冲到冀州南郊,来和大军会和。若他两面出兵,城里空虚,益发是好,我北路伏兵,便乘机袭了城池。不知卢兄对此计策,看使得出否?"卢俊义抚掌笑道:"此计甚好,这般大风雪,金兵想我南朝人马,耐不得严寒,必不会出兵厮杀,正好引诱他出来。你们撤兵,他认为是乘了风雪逃遁,益发像真。这般大风雪,至少还可以刮上一日夜,于今约定,你们那边,便是今夜调兵。你们看到金兵出城追赶了,大大放上几把野火,约莫使二三十里外,都可以看见。我这里天明调动军队,多派骑兵探听消息,看到火焰,便出兵攻打城池。此事愈速愈妙,久了便怕斡离不调动后路军队,夹攻你那里。便是沧州城里金兵,也难保他不回兵来厮杀。"石秀道:"卢兄之言甚是。昨夜黑暗里,和朱兄摸索了一夜,又大宽转地多绕行了几十里路。今日白天回营,愿在卢兄这里讨两骑好马,我们便走捷径,近走二三十里,直穿了冀州东南郊过去。料得恁般大风雪,他未必有兵出城巡逻。便是有几十骑巡逻兵,我两人都可把他打发。益发活捉了两个过来,也好审审他口供,打听些消息。"他说时,挺起了胸脯,两手按了膝盖,睁了大眼望着,精神十分奋发。卢俊义道:"如此便好,我这里益发派一小队骑兵,护送二兄弟过去。且将息片时,待我约了左右两翼各位兄弟来,共吃几碗酒。"朱武道,"我们吃了两碗酒,又烤了一阵火,已将息过来了。这大风正不知能起多时。若待风息了,这东南郊便不好穿过。卢兄既已采用了小弟之计,机不可失,小弟就在此告辞。待两军会合了,再和兄弟吃酒不迟。"说着,使站起身来。卢俊义道:"虽是二兄立刻要走,也待我下令调齐一支骑兵来。"朱武道:"只小弟和石兄有两骑快马走去便好。有了护送骑兵,招摇甚大,反是打草惊蛇。万一被金人抢去一两名弟兄,走漏了消息,却坏了大事。"石秀也站起来道:"遮奠金人有天罗地网布在东南郊,小弟也要闯过去。仁兄不记得当年大名劫法场时,小弟一个人一把刀也敢在千百人马中来去。于今跨下有马,手上有枪,又是两人,怕些甚的?"卢俊义笑道:"三郎之言甚壮。恁地时,便依了二位,请再吃两碗酒,以壮行色。"石秀道:"酒便吃两碗,请兄立刻和我们调两匹马来。"卢俊义甚喜,着小校牵了两匹鞍韂齐全的马到帐外,又挑选了两支点钢枪,插在深雪里。于是亲斟两碗酒,分进到二人面前。两人接过碗,站着把酒吃了。拱手唱个喏,取了羊裘披上,出得帐去,拔枪在手,一跃上马,便飞奔出营。

这时,西北风益发刮得紧,雪花遮天盖地,迎面直扑将来。二人两匹马,在雪海里钻了二十里路上下,并未遇到一骑金兵。这已过了一半路程,却也放下了心,催马狂奔。面前一带松林,在雪地矗立了,雪压了成个雪山。但下层苍暗色在皓白里,映照了十分显明。马前这条人行小道,为车辙所陷,虽盖了雪,也和野地低下去几尺,在马上观看,正是向松林直穿过去。朱武在前勒住了马,回头向石秀道: "三郎,这松林邻接了城廊,怕有金兵埋伏,须是提防一二。"石秀猛可省悟,抬头看去,那松林子里,正好有一缕浓重的黑烟向空升腾。不是正面有人煮饭起的炊烟?恁般人马重重围绕之下,那有寻常百姓安居造饭?朱武道: "且不问这林子里有无伏兵,我等绕过这林子为妙。便是多绕十里八里路程,天色尚早,却也不会回营过晚。"石秀道:"哥哥说的是。"两人勒转马头,跳出了车辙道,便向田野上踏了浮雪奔跑。果然,那林子里一阵胡笳声吹起,便有几十骑金兵,卷起了雪焰,随着风势,三方兜围上来。石秀看到人少,便在马上笑道:"若只是这几个伏兵,怎能唬骇老爷,朱兄,且活捉两个带回营去见柴进哥哥,也好探些军情。我们且引诱他一阵罢。"于是逼转马头,向回头路走。朱武会意,也随马跟来。金兵哪里肯舍,有两匹马跑得快的,已逼近了马尾。石秀大叫一声,扭转身躯,两手将枪尖横扫过来。直刺马头,马眼生花,前腿直立起,那枪尖便搠进了马腹。马一跌两跌,将那金兵颠下地来。石秀再一枪尖,便把他搠死。回头看朱武对逼近的金兵,马头相对,一枪把己把那人打下马背。石秀看又有几骑金兵从风吹的雪雾涌出,不能让朱武给他缠住了。更举一枪,把那人刺死。于是两马并排,双枪并举,舞得泼风也似,对了那逼近前来的金兵挑扎刺搠,全都杀死在雪地里,但是这松林里恰是埋伏金兵不少,这批上前的被杀尽了。胡笳声起,第二批又涌将上来。地上的雪,风吹的雪,被马蹄搅得迷糊一团。石秀挺枪跃马,正待迎上前去,朱武叫道:"三郎,这些虫豸般贼兵,哪值得我们久在这里厮杀?我们赶回大营去要紧。"石秀道:"正是如此,我等若绕了林子走去,他只在后纠缠,却也老大讨厌,待我再打发回去几个,教他不敢追赶。"说时,金兵几十骑已扑到面前。石秀大吼一声,挥枪直闯进雪雾丛里去。朱武不肯让他落了孤单,也拍马跟踪杀去。两枝枪如两条蛟龙,金兵又颠翻了十余人奇他们且杀且退,看看将逼近林子,都勒转马头逃回了林子去。石秀见有两骑落后,正好活捉一个过来,便跃马跳上两步,右手提枪,腾出左手,便要去抓那人下马。不想那林子里金兵,竟不顾伤了他自已人马,几百条箭向朱、石两人飞射将来。石秀将枪拨了箭,伏在鞍上,赶快两腿央马回退,膀上腿上,已各中了一箭。虽是十分刺痛,未中要害,人还在马鞍上坐得牢实。马快路滑,已是离开箭的射程。定了一定神,将膀上箭拔去,回头看朱武时,见他丢了枪,两手抓了缰绳,伏在马鞍上。马身上中了两箭,它无人控制,落荒而走。石秀大惊,拍马追了上去,只见朱武身上那件革裘,已沾染了四五块血迹,有五枝箭插在他背上手上腿上。这也顾不得拔去自己身上的箭了,弃了枪,把自己的马拦住了那马,然后隔鞍将朱武抱了过来,放在鞍上,不敢停留,放马自走。正好狂风又起,刮得雪阵遮盖了天地,金兵未曾赶来。

他一口气约莫跑了两里路,回头看看,松林已远,心中粗定,便停了马。但喘过这口气来时,手臂按朱武不住,两人一同菠落在雪地里。原来这马屁股上也中了一箭,它跳跃着走开了,石秀由雪里挣扎起来,见朱武身上流出来的血,已把羊裘前后襟冻结成了一片,掀开他的兜帽,他面色苍白,双目闭住,剩了些微气息。石秀坐在雪里,将他拥抱在怀里,先拔去背上-枝箭,他大喊了一声。石秀抱住他道:"哥哥怎地?"朱武头枕在石秀手上,人缓缓倒下去,强睁了眼向石秀道:"好兄弟,休来管我,我自为大宋尽了力了。人生必有一死,这般死便好,你务必赶回大营,告诉柴进兄长,照计行事。我军计划成功,我死而无憾。"说着,声音慢慢的低微下去,眼珠在眼皮缓缓合拢的时候还动着左右看去。石秀咬了牙,忍住自己的创痛,握了朱武的一只手道:"哥哥放心,我虽走路,也必把你背回宋营,也不误公事。"

朱武略略点头,便捐躯了!石秀将他尸身放在雪地里,先把手臂创口再裹上一道。拔去腿上那枝箭,痛的向后一倒。沉着一回,紧紧咬了牙根,重新坐起,撕下朱武身上一片衣襟,把刨口裹了。然后在雪地里对尸身拜了两拜道:"望哥哥英灵在暗中默佑。待小弟夺得刀马,一来送你回宋营,二来也好禀告柴进哥哥,成了这回大功。"祝告已毕,一跃站了起来。前后瞻顾,见原来交锋地方,满满都是黑点,料着是金兵尸首。便闪跌着走向那里,果然人尸马尸,纵横倒卧了。在雪里拾了一枝枪,又拾了一把刀。朴刀挂在腰上,手将长枪作拐杖,支了雪地里站住,自己沉吟了一会,心里思忖,腿受了重伤,积雪两三尺深,如何能走回大营。正在为难,却见深树林外有两骑金兵,向这里走来。便暗念道:"天可怜见,进马的来也,正是朱武哥哥英灵,暗中默佑。"于是手握长枪,倒在雪地上不动。果然,那两骑兵是来查看战地的,缓缓来到尸首旁边。石秀等他们到了近处,大吼一声,跳了起来,两手举枪向上一挑,便把当前一骑金兵,挑落马下。自己也忘却腿痛,奔向马边,一扶马鞍,便纵上了马背。那骑金兵见死尸由雪里跳起,早已吓慌,不敢交手,拍马便跑。石秀抖缰追了上去,由那人后心一枪扎去,毫不费力,又已落马。于是俯身拾过那马缰绳,牵到朱武尸身边来。自己跳下马,把他尸身放在空马鞍上,将那羊裘撕成几根长带,和鞍子一处缚了。然后自骑一匹马,手牵一匹马,绕了松林,觑定方向,对沧州兵马大营直奔了来。

那西北风紧一阵松-阵,不断吹着,这时又狂烈起来。那雪沙由田地面被风卷起,斜剌着里扑打了马鞍上的人,只是要把人掀下来。石秀受伤的手倒拖了长枪,并牵了身后那马。用好手抖了缰绳,身子伏在马背上,两脚紧登踏蹬,只管催马走。周身用劲,那扎刨口处都崩裂了。几次痛入肺腑,人在马上晕沉过去。石秀却兀自记得朱武言语,必须禀告柴进,照计行事。清醒了过来,却又用枪把拍马飞奔。一气奔了二十余里,远远看到大雪地里,涌出一座堡寨圈子,上面大宋旗号飘动。昂头叫了一声天,继续飞奔。在堡城上巡逻将校,早看到雪地里有两骑马飞奔了来,便定神守望。那两骑马奔到营门外时,看得清楚,前面马上的人,伏在鞍上,后面的人,却是缚着的。大声呼喝着口令,两人并不答应,那马知道这是营寨,急于避风雪,也徘徊了不去。这时,戴宗正在巡营,听了小校呼喝,登城看望.见马上披着翻毛羊裘,大惊道: "这是石秀贤弟,怎地恁般狼狈?"立刻亲自下寨,开门迎接。两马见吊桥放下,寨门开了,便直冲了进去。小校们将马拦住,戴宗向前看时,见朱武身上,已堆了几寸厚的雪沙,横缚在马背,知已死去。那石秀冻僵在马鞍上,兀自左手挽枪,右手牵了缰绳。看看还未曾死,便着小校们抬入内帐。柴进得了禀报,撞跌将来。这时,小校将石秀安顿在军帐内床上,扑去身上雪花,见左臂紫色血膏,冻结了一块。左腿上也有一片更大的,正是箭创口。衣服血液凝结了,揭不开来,且自由他,只把雪团来搓他手心脚心。另在屋角,生起小小炉火。暖和这屋子。调理了好半晌,石秀苏醒过来,睁眼见柴进、戴宗站在面前,缓缓的道:"莫非梦中?"柴进垂泪道:"石兄,你已被马驮回营来,如何恁等模样?"石秀微闭了想了一想,笑道:"天幸得回宋营,不误大事。我可见朱兄于九泉了。"戴宗也垂泪道:"朱兄尸身也由马驮回来了,却是怎地了?"石秀呻 吟着,断断续续,把过去事说了。却是喘息了一团,不能再说。柴进向戴宗看了一看,默然对立床下。石秀二次睁开了眼,问柴进道: "小可说的那番话,哥哥可都记住了?河北大局,在此一战,却是错误不得。

请把那话重叙一番。试看兄台听请楚也无?"柴进由了他,果然把他的话回述了一番。石秀连夹了两下眼皮,下额有些颤动,带着微笑道:"柴兄定能照计行事,小弟放心去了。请转告各位兄弟,努力杀贼,上为国家,下为弟等报仇。拚命三郎,今番真个拚了命也……"说毕,两眼闭上。梁山又一位好汉为国而死!

【来源:作者原创】

 

文秘文章

用户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